我国海军军事法院院长解读军舰护航法律问题,解放军报

  海军军事法院院长 李星光

摘要: 作者:邢广梅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博士后。)  近来,“索马里海盗”作为网络热词几乎盖过了“金融危法学博士:打击海盗要先吃透国际法作者:邢广梅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博士后。)  近来,“索马里海盗”作为网络热词几乎盖过了“金融危机”,成为全球又一大新闻热点。《环球时报》国际论坛11月27日、12月4日也对此做了讨论。然而,人们在议论点评之余,又颇感困惑:各国出兵打击海盗有没有法律依据、打击海盗的法律性质是什么、军舰打击海盗时享有哪些权利、印度海军击沉的到底是不是海盗船等。诸多问题只有以法律的视角去观察,才能辨出个是非曲直。  目前,在索马里附近海域巡逻的国家大部分是《1958年日内瓦公海公约》或者《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缔约国。按照这两部法律规定,海盗行为属于危害人类共同利益的国际犯罪行为,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有义务尽最大可能进行合作,以制止海盗行为。同时,任何国家也都有权利对海盗行为行使司法普遍管辖权,也就是说不论海盗行为是不是本国公民所为,也不论海盗行为侵害的是不是本国利益,只要犯罪嫌疑人实施了海盗行为,各国就可以将其捕获,带回本国审判,同时有权经过本国法院审判,处理捕获的船舶及其财物。  不过,上述两部法律规定的海盗罪只能是发生在沿岸国领海以外的针对船舶或飞机的暴力行为。在沿岸国领海范围内发生的此类行为不属于国际法上的海盗罪,一般只统称为武装劫船行为。由沿岸国按照国内法自行定名,如加拿大定名为海盗罪,我国根据犯罪的具体情况可能会定名为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劫持船只罪等。因此,一般情况下他国对沿岸国领海内发生的这些犯罪行为没有管辖权。但是,由于索马里自1991年以来发生内战,国家陷入无政府状态,政府没有能力管辖其领海内的暴力行为。于是,今年2月份索马里过渡政府请求联合国安理会提供紧急协助,确保索马里领海和沿岸航线安全。据此,安理会于6月通过1816号决议,授权各国在取得索马里过渡政府同意的情况下,可以进入索马里领海,按照82年海洋法公约有关在公海上打击海盗的步骤和权限,采取包括使用武力在内的一切必要手段打击武装劫船行为。10月份和刚通过不久的安理会1838号、1844号决议又重申及补充完善了上述精神。这些决议是联合国安理会第一次授权各国使用武力行使对海盗罪的刑事司法普遍管辖权。这是对国际法有关禁止使用武力原则的新发展。  不难看出,《1958年公海公约》、《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及联合国安理会第1816、1838号、1844号决议,是各国理直气壮派兵到索马里附近海域打击海盗的法律依据。根据这些文件,各国还可以经索马里政府同意,进入其领海打击武装劫船行为,这不仅不是对索马里内政的干涉,还是符合索马里政府意愿的友好援助行为。  至于派什么船只参与打击海盗,1982年海洋法公约明确规定:军用舰机或具有清楚的识别标志的、为政府服务并经授权的船舶或飞机,有权登临或扣押涉嫌海盗的船只。但由于执法船只与军舰相比具有攻击、防卫能力弱、续航能力差等特点,不适于远航从事打击海盗的武力行动,因此,各国派军舰便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打击海盗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仅就法律而言,就涉及到诸多国际法律规范及国内法规定。稍一不慎,就会招致国际社会的质问与谴责,更别说还有各国战略利益的考量及索马里主权及国家重建等问题。所有这些因素综合起来,就使事情变得十分复杂。但万变不离其宗,只要始终绷紧法律这根弦,剩下的就是战略利益考量及能力建设问题了。对大多数国家而言,参与联合国框架下的打击海盗国际行动,利大于弊。

解放军报:中国舰队已获索马里政府进入领海授权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86条规定,公海是指“不包括在国家的专属经济区、领海或内水或群岛国的群岛水域内的全部海域”。

解放军报文章:我海军舰艇编队已经抵达亚丁湾、索马里海域,开始执行护航任务。这是我国首次使用军事力量赴海外维护国家战略利益,也是我军首次组织海上作战力量赴海外履行国际人道主义义务。本报从今天起开设《军舰护航法律解读》专栏,连载介绍与此次护航任务有关的国际法知识,以飨读者。

  公海不受任何国家的管辖和支配。公海自由被视为公海制度的法律基础。1958年《公海公约》规定,“公海自由对于有海岸国和无海岸国包括:1.航行自由;2.捕鱼自由;3.铺设海底电缆和管道自由;4.公海上飞行自由。”这就是传统的“四大自由”。《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此基础上,又增加了两项自由,即建造国际法所容许的人工岛屿和其他设施自由以及科学研究自由。在公海虽然享有诸多自由,但公海绝不是处于一种无法律的自由状态。《公海公约》规定,“所有国家在行使这些自由以及国际法一般原则所承认的其他自由时,应合理地照顾到其他国家行使公海自由的利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也规定“这些自由应由所有国家行使,但须适当顾及其他国家行使公海自由的利益。”

领海是国家领土的组成部分。从沿岸国家或岛屿国家的基线向海上测量,并且属于该沿岸国家或岛屿国家主权管辖范围的一片狭长海域,称为领海。

  军舰有权在公海行使普遍管辖权。公海上的管辖权,并非指对公海本身的管辖,而是指对公海上的人和物的管辖,具体可分为船旗国管辖和普遍性管辖两种。船旗国管辖是指各国对在其领土内登记并取得该国国籍的船舶以及船舶上的一切人和物以及发生的事所实行的管辖。普遍性管辖是指各国对于公海上发生的违反人类利益的国际罪行以及某些违反国际法的行为行使管辖权。国家在公海上的这种管辖权一般是由军舰或经授权的国家公务船舶来行使的。

索马里主张200海里领海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88条规定:公海应只用于和平目的。“和平目的”的含义是什么,公约没有作进一步解释。一般认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并不排除公海上与《联合国宪章》和其他国际法规则相一致的军事用途。这一观点已在1985年联合国秘书长所作的一篇报告中得到体现。这一报告还指出,在行使集体自卫权时,集体安全当事国显然可以在国际法规定的限制下,在公海上使用武力,以保护集体军事力量、公务船舶和飞机。在实践中,海湾战争后,经安理会授权,军舰用于执行经济封锁任务;当前,同样经安理会授权,数国海军云集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

领海的宽度是指从测算领海的基线起至其最外沿线之间的距离。1982年通过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一次在海洋法上确立了统一的领海宽度,规定各国有权在12海里内自行确定自己的领海宽度。当前,包括我国在内的大多数国家主张12海里领海,也有国家确立了12海里以下领海,如新加坡等国主张3海里领海。但是有些国家仍坚持自己的200海里领海,这些国家主要是拉美国家。索马里是主张200海里领海的国家之一。沿海国在其领海享有主权

  相关专题:中国海军赴索马里海域护航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条规定:“沿海国的主权及于其陆地领土及其内水以外邻接的一带海域”,“此项主权及于领海的上空及其海床和底土。”由此表明,沿海国的领海主权及于领海的水域、上空、海床及其底土,对领海内的一切人和物享有排他的管辖权。除受国际法规则限制外,领海主权的行使不受其他任何限制。按照主权原则,沿海国在其领海内享有领海及其上空的不可侵犯权、开发利用领海水域一切自然资源权、航行管理权、海洋科学研究专属权、边防、关税和卫生监督权、设置禁区权、管辖权等主权权利。

军舰是否享有无害通过权

沿海国对领海虽然享有完全的和排他的主权,但这种主权要受到国际法规则的限制。其限制主要表现为外国船舶在领海享有“无害通过权”。“无害通过”是指外国船舶通过沿海的领海过程中不得损害沿海国的和平、良好秩序或安全。根据长期形成的国际习惯,领海内外国非军用船舶有“无害通过权”。

关于军舰在他国领海是否享有“无害通过权”,在国际上一直存在着激烈的争论。按照《领海和毗连区公约》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规定,所有国家船舶均享有无害通过领海的权利,而没有区别商船和军舰。1996年5月15日,我国在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时声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有关领海内无害通过的规定,不妨碍沿海国按其法律规章要求外国军舰通过领海必须事先得到该国许可或通知该国的权利。”1992年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规定:“外国军用船舶进入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须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批准”。

对于明确承认军舰“无害通过权”的沿海国,如美国、法国、德国、泰国、尼日利亚等,他国军舰在通过其领海时无需事先征得其许可或批准;对于控制军舰进入其领海的国家,如朝鲜、韩国、也门、越南、斯里兰卡、印度、伊朗、巴基斯坦、索马里等,他国军舰在通过其领海时要事先得到这些国家的授权或许可。此次我海军舰艇编队赴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已经得到索马里政府的批准,不存在侵犯其主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