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送给大人的礼物,走红网络

亲爱的孩子,你们是天生的诗人

亲爱的孩子,你们是天生的诗人

图片 1

“写诗有点像拍蚊子/有时候我一不小心/就按死了一只/有时候/我拼命地拍打/却怎么也打不到它/我觉得写诗/就是这样。”七岁的李雨融在回答“诗是什么”的问题时,这样说道。一个宏观而庞大的命题顿时明朗。

“写诗有点像拍蚊子/有时候我一不小心/就按死了一只/有时候/我拼命地拍打/却怎么也打不到它/我觉得写诗/就是这样。”七岁的李雨融在回答“诗是什么”的问题时,这样说道。一个宏观而庞大的命题顿时明朗。

秀孩子的诗歌,成了最近很多人朋友圈的热点。“花儿生气”“夏天大笑”“黑夜被灯烫了一个大洞”……孩子们的这些诗句,纯粹、温暖、充满智慧,不仅能让每个大人感到惊艳,还呈现了孩子们澄澈眼睛里的小小世界,悄悄地给每个读过它的人心中注入了温柔与暖意。专家认为,每个孩子都是天生的诗人,对于孩子天马行空的世界,家长要用心呵护。

图片 2

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叫“小孩”的物种吗?他们的想象力无法无天,一张口就要咬下大半个宇宙,灵气在他们小小的掌心里涌动,所以他们拥有了一种超能力——能和世间的万物说话。在他们那里,“春”这个字会“长出头发”。秋天是个残忍的房东,驱逐着合同到期的花叶。冬天因为“感冒了”,所以把一串串鼻涕挂在树枝上。他们看到灯,会说灯把黑夜“烫了一个洞”。因为画的树太漂亮了,所以“接下来画的鸟,画的云,画的池塘和花朵都配不上它”。

图片 3
学生在进行诗朗诵。 摄/通讯员 周良

姜二嫚和姐姐。

近日,一群3到13岁的小孩子写的诗,在网上刷了屏。那些诗句纯粹,温暖,充满智慧,大人看了会汗颜。很多大人都惊了:“这不是大人遍寻不得的诗吗?诗是因为小孩们“说漏了嘴”,所以发现了它?”“有了这些孩子们,谁说这世间没诗人了呢?”“创造性和文字张力都令我震惊。更重要的是,其中没有任何刻意,自然、朴拙之类的词语也无法形容这些作品。我能做的只有张大嘴,吸进软人心腹的纯净。”

■故事

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叫“小孩”的物种吗?他们的想象力无法无天,一张口就要咬下大半个宇宙,灵气在他们小小的掌心里涌动,所以他们拥有了一种超能力——能和世间的万物说话。在他们那里,“春”这个字会“长出头发”。秋天是个残忍的房东,驱逐着合同到期的花叶。冬天因为“感冒了”,所以把一串串鼻涕挂在树枝上。他们看到灯,会说灯把黑夜“烫了一个洞”。因为画的树太漂亮了,所以“接下来画的鸟,画的云,画的池塘和花朵都配不上它”。

事实上,这些孩子中,有不少是已经受到诗坛关注、出了诗集的小诗人。比如由果麦文化策划主编、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诗集《孩子们的诗》,精选70多首3-13岁小朋友的诗,配以二十多位知名插画家的精美插图,于2017年8月编纂成册进行销售,短短几个月内,在微博上、朋友圈、豆瓣上转发、评论如潮。

“孩子们的诗”原来是这样写成的

近日,一群3到13岁的小孩子写的诗,在网上刷了屏。那些诗句纯粹,温暖,充满智慧,大人看了会汗颜。很多大人都惊了:“这不是大人遍寻不得的诗吗?诗是因为小孩们“说漏了嘴”,所以发现了它?”“有了这些孩子们,谁说这世间没诗人了呢?”“创造性和文字张力都令我震惊。更重要的是,其中没有任何刻意,自然、朴拙之类的词语也无法形容这些作品。我能做的只有张大嘴,吸进软人心腹的纯净。”

早在2015年,在微博以及微信朋友圈就曾热传当时9岁的小诗人铁头的一些诗作,这个当时还在北京史家小学分校念书的小诗人在当年8月出版了诗集《柳树是个臭小子》,收录了“铁头”从6岁到9岁陆续创作的175首诗歌。这次孩子们的诗,就包括铁头8岁时写的一首《原谅》“春天来了/我去小溪边砸冰/把春天砸得头破血
流/直淌眼泪/……”写出“灯把黑夜/烫了一个洞”的姜二嫚,姐姐姜馨贺也是一位小诗人,两人是一对00后亲姐妹。她们刚刚出版了自己的诗集《雪地上的羊》,着名诗歌评论家、诗人周瑟瑟专门为她们写了一篇热情洋溢的序文《现代诗最初的样子》,表达他对这对小姐妹诗人给他带来的惊喜和诗意启发和思考。

最近儿童诗的大热,缘于一本诗意氤氲的小书,它就是孩子们共同创作的诗集——《孩子们的诗》。“这本诗集不同于一般的儿童诗集。”出版方强调,书中的每一首诗都是“真正由3~13岁孩子创作的,虽然他们或许还不明白什么是诗,还不认为自己写的是诗,但他们是天生的诗人。简单的语言,能击中每个人心中都有的诗意。

事实上,这些孩子中,有不少是已经受到诗坛关注、出了诗集的小诗人。比如由果麦文化策划主编、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诗集《孩子们的诗》,精选70多首3-13岁小朋友的诗,配以二十多位知名插画家的精美插图,于2017年8月编纂成册进行销售,短短几个月内,在微博上、朋友圈、豆瓣上转发、评论如潮。

朵朵3岁的时候,父亲带她去上国学堂,结果忘记带书了,朵朵用稚嫩的声音说:“那你让朵朵读桌子吗?”王长征觉得朵朵的话很有意思,于是每当朵朵说了什么有趣的话,朵朵父亲就会及时记录下来。

那么,这些写诗的孩子究竟是如何写就这些真诚而灵动的诗句呢?

早在2015年,在微博以及微信朋友圈就曾热传当时9岁的小诗人铁头的一些诗作,这个当时还在北京史家小学分校念书的小诗人在当年8月出版了诗集《柳树是个臭小子》,收录了“铁头”从6岁到9岁陆续创作的175首诗歌。这次孩子们的诗,就包括铁头8岁时写的一首《原谅》“春天来了/我去小溪边砸冰/把春天砸得头破血
流/直淌眼泪/……”写出“灯把黑夜/烫了一个洞”的姜二嫚,姐姐姜馨贺也是一位小诗人,两人是一对00后亲姐妹。她们刚刚出版了自己的诗集《雪地上的羊》,著名诗歌评论家、诗人周瑟瑟专门为她们写了一篇热情洋溢的序文《现代诗最初的样子》,表达他对这对小姐妹诗人给他带来的惊喜和诗意启发和思考。

对于朵朵来说,看动画片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快乐就像要“飞到天上去”一样,但是大人们不开心的时候,就像是“回到地面”,大人们是因为伤心才回到地面,朵朵却觉得,是因为大人们想要回到地面,所以才要做一件伤心的事。于是,朵朵就完成了一首名为《回到地面》的诗,“要是笑过了头/你就会飞到天上去/要想回到地面/你必须做一件伤心事。”朵朵被媒体称为“中国最小诗人”。

“你让朵朵读桌子吗”

“你让我读桌子吗”

另外一位小诗人铁头还很小的时候,有一天,阳光很好,铁头转头对妈妈说:“我想到阳光里洗洗手”,即便作为诗人的妈妈,也忍不住惊讶,从小小的身躯里,爆发出的想象力,于是鼓励铁头记录下来。有一年初春,铁头妈妈带着铁头去砸冰,那个时候天气依然有点冷,河面还结着一层薄薄的冰,铁头拿着石头把冰砸破了,看起来却有点悲伤,说:“妈妈,我把春天砸得头破血流,直淌眼泪”。于是铁头回家写了这首《原谅》。

朵朵3岁的时候,父亲带她去上国学堂,结果忘记带书了,朵朵用稚嫩的声音说:“那你让朵朵读桌子吗?”父亲觉得朵朵的话很有意思,于是每当朵朵说了什么有趣的话,朵朵父亲就会及时记录下来。

朵朵3岁的时候,父亲带她去上国学堂,结果忘记带书了,朵朵用稚嫩的声音说:“那你让朵朵读桌子吗?”王长征觉得朵朵的话很有意思,于是每当朵朵说了什么有趣的话,朵朵父亲就会及时记录下来。

“大蝴蝶经历了太多往事”

对于朵朵来说,看动画片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快乐就像要“飞到天上去”一样,但是大人们不开心的时候,就像是“回到地面”,大人们是因为伤心才回到地面,朵朵却觉得,是因为大人们想要回到地面,所以才要做一件伤心的事。于是,朵朵就完成了一首名为《回到地面》的诗,“要是笑过了头/你就会飞到天上去/要想回到地面/你必须做一件伤心事。”朵朵被媒体称为“中国最小诗人”。

对于朵朵来说,看动画片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快乐就像要“飞到天上去”一样,但是大人们不开心的时候,就像是“回到地面”,大人们是因为伤心才回到地面,朵朵却觉得,是因为大人们想要回到地面,所以才要做一件伤心的事。于是,朵朵就完成了一首名为《回到地面》的诗,“要是笑过了头/你就会飞到天上去/要想回到地面/你必须做一件伤心事。”朵朵被媒体称为“中国最小诗人”。

“灯把黑夜/烫了一个洞”这是姜二嫚七岁时写的诗《灯》。

“我想到阳光里洗洗手”

另外一位小诗人铁头还很小的时候,有一天,阳光很好,铁头转头对妈妈说:“我想到阳光里洗洗手”,即便作为诗人的妈妈,也忍不住惊讶,从小小的身躯里,爆发出的想象力,于是鼓励铁头记录下来。有一年初春,铁头妈妈带着铁头去砸冰,那个时候天气依然有点冷,河面还结着一层薄薄的冰,铁头拿着石头把冰砸破了,看起来却有点悲伤,说:“妈妈,我把春天砸得头破血流,直淌眼泪”。于是铁头回家写了这首《原谅》。

她的姐姐姜馨贺也写诗歌。

另外一位小诗人叫铁头。还很小的时候,有一天,阳光很好,铁头转头对妈妈说:“我想到阳光里洗洗手”,即便作为诗人的妈妈,也忍不住惊讶,从小小的身躯里,爆发出的想象力,于是鼓励铁头记录下来。

“大蝴蝶经历了太多往事”

2014年冬天,姜爸爸带着一家人去了北方,奶奶居住的小区大门对面,有一家肉铺,这家肉铺旁边总会拴着一只待宰的羊,现杀来卖,馨贺和二嫚经常会跑过去喂羊,每次喂菜叶的时候羊都不一样,但是馨贺只把它当成同一只羊来喂,以此来减少内心的悲伤。于是当时11岁的姜馨贺写了一首《雪地上的羊》“奶奶家大门口的雪地上/总是拴着一只羊/每天/我都跑去喂它些菜叶/有时它突然胖了/有时它突然瘦了/有时它突然高了/有时它突然矮了/有时它突然大了/有时它突然小了/其实它并不是同一只羊/只是我把它当成同一只羊来喂/而且我尽量不去看旁边那个肉铺/以减少内心的悲伤”。

有一年初春,铁头妈妈带着铁头去砸冰,那个时候天气依然有点冷,河面还结着一层薄薄的冰,铁头拿着石头把冰砸破了,看起来却有点悲伤,说:“妈妈,我把春天砸得头破血流,直淌眼泪”。于是铁头回家写了这首《原谅》。

“灯把黑夜/烫了一个洞”这是姜二嫚七岁时写的诗《灯》。

两姐妹的诗,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受到诗人、诗歌评论家周瑟瑟的高度关注。周瑟瑟从2013年开始接手编选《中国诗歌排行榜》年选,就开始寻找00后小诗人。在诗友的引荐下,周瑟瑟先读到姜馨贺的诗。2014年,姐姐姜馨贺的诗收入了《中国诗歌排行榜》。之后周瑟瑟又收到一封邮件,原来是妹妹姜二嫚说她也要投稿,“我一看,原是是一个更小的孩子,那一年姜二嫚6岁,姜馨贺11岁,这是我查《2014年中国诗歌排行榜》后记证实的,那么小的孩子,她们的诗十分鲜活,并且有趣,我看好她们,持续几年她们都进入了我们编选的“年度十大00后诗人”之一,她们凭的是写作实力,是她们不断写出的优秀作品。”

“大蝴蝶经历了太多往事”

她的姐姐姜馨贺也写诗歌。

2017年,这两位诗歌00后小姐妹受邀参加鄂尔多斯先锋诗会与新世纪诗典诗会。周瑟瑟第一次见到她们,“还有她们的爸爸妈妈,一家人为了一次先锋诗歌活动,转了几次飞机、火车赶来了,他们对诗歌的重视,年轻的父母对孩子的诗歌写作的支持,让我很是尊重。从孩子到父母,内敛好静,他们在一起非常融洽,最小的妹妹姜二嫚活泼好动一些,姐姐姜馨贺与妈妈爸爸特别安静,但这两个孩子却是现场写诗的高手。尤其是妹妹姜二嫚简直成了那次鄂尔多斯先锋诗会与新世纪诗典诗会的小明星了。”

“灯把黑夜/烫了一个洞”这是姜二嫚七岁时写的诗《灯》。她的姐姐姜馨贺也写诗歌。两姐妹的诗,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受到诗人、诗歌评论家周瑟瑟的高度关注。

2014年冬天,姜爸爸带着一家人去了北方,奶奶居住的小区大门对面,有一家肉铺,这家肉铺旁边总会拴着一只待宰的羊,现杀来卖,馨贺和二嫚经常会跑过去喂羊,每次喂菜叶的时候羊都不一样,但是馨贺只把它当成同一只羊来喂,以此来减少内心的悲伤。于是当时11岁的姜馨贺写了一首《雪地上的羊》“奶奶家大门口的雪地上/总是拴着一只羊/每天/我都跑去喂它些菜叶/有时它突然胖了/有时它突然瘦了/有时它突然高了/有时它突然矮了/有时它突然大了/有时它突然小了/其实它并不是同一只羊/只是我把它当成同一只羊来喂/而且我尽量不去看旁边那个肉铺/以减少内心的悲伤”。

据小姐妹的父亲姜志武介绍,在姜馨贺两三岁的时候,姜爸爸带着馨贺去花园捉蝴蝶,馨贺跟爸爸说,大蝴蝶没有小蝴蝶好捉,因为大蝴蝶“经历了太多往事”。这句话让姜爸爸很惊艳,于是开始有意地记录馨贺的只言片语。馨贺小小年纪就很有主见。有时候姜爸爸试图给姜馨贺提意见,“这个词是不是换一个效果会更好?”这时姜馨贺就会傲娇地说:“是我的作品还是你的作品?”

据小姐妹的父亲姜志武介绍,在姜馨贺两三岁的时候,姜爸爸带着馨贺去花园捉蝴蝶,馨贺跟爸爸说,大蝴蝶没有小蝴蝶好捉,因为大蝴蝶“经历了太多往事”。这句话让姜爸爸很惊艳,于是开始有意地记录馨贺的只言片语。

两姐妹的诗,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受到诗人、诗歌评论家周瑟瑟的高度关注。周瑟瑟从2013年开始接手编选《中国诗歌排行榜》年选,就开始寻找00后小诗人。在诗友的引荐下,周瑟瑟先读到姜馨贺的诗。2014年,姐姐姜馨贺的诗收入了《中国诗歌排行榜》。之后周瑟瑟又收到一封邮件,原来是妹妹姜二嫚说她也要投稿,“我一看,原是是一个更小的孩子,那一年姜二嫚6岁,姜馨贺11岁,这是我查《2014年中国诗歌排行榜》后记证实的,那么小的孩子,她们的诗十分鲜活,并且有趣,我看好她们,持续几年她们都进入了我们编选的“年度十大00后诗人”之一,她们凭的是写作实力,是她们不断写出的优秀作品。”

证实了胡适“话怎么说诗就怎么写”的妙处

馨贺小小年纪就很有主见。有时候姜爸爸试图给姜馨贺提意见,“这个词是不是换一个效果会更好?”这时姜馨贺就会傲娇地说:“是我的作品还是你的作品?”

2017年,这两位诗歌00后小姐妹受邀参加鄂尔多斯先锋诗会与新世纪诗典诗会。周瑟瑟第一次见到她们,“还有她们的爸爸妈妈,一家人为了一次先锋诗歌活动,转了几次飞机、火车赶来了,他们对诗歌的重视,年轻的父母对孩子的诗歌写作的支持,让我很是尊重。从孩子到父母,内敛好静,他们在一起非常融洽,最小的妹妹姜二嫚活泼好动一些,姐姐姜馨贺与妈妈爸爸特别安静,但这两个孩子却是现场写诗的高手。尤其是妹妹姜二嫚简直成了那次鄂尔多斯先锋诗会与新世纪诗典诗会的小明星了。”

姜馨贺、姜二嫚合出的诗集叫《雪地上的羊》,以妹妹姜二嫚打头阵,每人各50首,每人均分为三辑,共100首。从小时候的家庭生活、小孩子天真的梦想,到对外部事物的思考,一条线索编排下来,孩子从幼嫩到慢慢成长的过程,通过每人的三辑作品,可以清晰地看到。

■解密

据小姐妹的父亲姜志武介绍,在姜馨贺两三岁的时候,姜爸爸带着馨贺去花园捉蝴蝶,馨贺跟爸爸说,大蝴蝶没有小蝴蝶好捉,因为大蝴蝶“经历了太多往事”。这句话让姜爸爸很惊艳,于是开始有意地记录馨贺的只言片语。馨贺小小年纪就很有主见。有时候姜爸爸试图给姜馨贺提意见,“这个词是不是换一个效果会更好?”这时姜馨贺就会傲娇地说:“是我的作品还是你的作品?”

周瑟瑟很认真地读完了这两姐妹的诗集,“每一个字我都认真读完了,读得很有味。”读完诗集,周瑟瑟专门写了一篇序文《现代诗最初的样子》。周瑟瑟指出,现在这些小孩子写的诗,“不是我们小时候写的那种儿童诗。我们当年这么小的时候是在一种特别正确的氛围下写诗,但用的是假嗓子,成年后现在还有很多人在用假嗓子写作,修辞成熟、技术现代,但没有真实的想象,一个假人写假话,反而成了最正常的诗。这就是真相。”

为什么孩子年幼时可以语出惊人?

证实了胡适“话怎么说诗就怎么写”的妙处

读《雪地上的羊》,周瑟瑟发现,这对诗歌姐妹“严格顺着真实的生活与想象在写诗,没有偏离她们的生活与想象。有人会说这是口语诗,我要说她们选择了一种贴近生活的最妥贴的语言在写,如果她们用那种文绉绉的特别书面的语言写诗,她们肯定没有兴趣写了,她们肯定进入了诗意的生活,因为那会让她们痛苦与难受。要想毁掉一个孩子的童心,就让孩子以假嗓子说话与写诗,要想让孩子快乐,在天性里获得诗歌的启蒙,就让孩子顺着自己平时说话的腔调写诗与思考。”

这些孩子们的诗结集出版后,迅速在微博、朋友圈刷屏,且好评如潮。

姜馨贺、姜二嫚合出的诗集叫《雪地上的羊》,以妹妹姜二嫚打头阵,每人各50首,每人均分为三辑,共100首。从小时候的家庭生活、小孩子天真的梦想,到对外部事物的思考,一条线索编排下来,孩子从幼嫩到慢慢成长的过程,通过每人的三辑作品,可以清晰地看到。

让周瑟瑟联想中国的诗学观念。叙事是诗歌最基本的方法,从《诗经》开始,一直到中国新诗的第一人胡适,诗歌首先要把事情说清楚,其次才是在事实上表达出你的感受,也就是你的情感。胡适的方法是“话怎么说,诗就怎么写”,白话文解放了古文,让诗回到了生活现场,并且写出与我们息息相关的真实的生活现场。孩子们的诗则证实了胡适的方法“话怎么说,诗就怎么写”的妙处,“妙处就是让她们写出了现代诗最初的样子。”

很多大人都惊了:“这不是大人遍寻不得的诗吗?诗是因为小孩们‘说漏了嘴’,所以发现了它?”“有了这些孩子们,谁说这世间没诗人了呢?”“小孩这个物,想象力无法无天,灵气在他们小小的掌心里涌动,所以他们拥有了一种超能力——能和世间的万物说话”……

周瑟瑟很认真地读完了这两姐妹的诗集,“每一个字我都认真读完了,读得很有味。”读完诗集,周瑟瑟专门写了一篇序文《现代诗最初的样子》。周瑟瑟指出,现在这些小孩子写的诗,“不是我们小时候写的那种儿童诗。我们当年这么小的时候是在一种特别正确的氛围下写诗,但用的是假嗓子,成年后现在还有很多人在用假嗓子写作,修辞成熟、技术现代,但没有真实的想象,一个假人写假话,反而成了最正常的诗。这就是真相。”

读姐妹俩的诗集《雪地上的羊》,周瑟瑟说感到非常享受,“读起来非常有味道。她们不时冒出新奇的想象,让我不得不羡慕儿童的生活。相比有的孩子,她们从小生活在一个尊重自由想象的家庭是幸运的,她们的父母懂得去鼓励和保护孩子的天性,让她们在诗歌的写作里获得了少年的快乐。看得出来,她们的爸爸普元先生不是那种功利型的家长,而是以孩子的兴趣为重心的人。”

为什么孩子年幼时可以出口成诗?“写诗有点像拍蚊子/有时候我一不小心/就按死了一只/有时候/我拼命地拍打/却怎么也打不到它/我觉得写诗/就是这样。”

读《雪地上的羊》,周瑟瑟发现,这对诗歌姐妹“严格顺着真实的生活与想象在写诗,没有偏离她们的生活与想象。有人会说这是口语诗,我要说她们选择了一种贴近生活的最妥贴的语言在写,如果她们用那种文绉绉的特别书面的语言写诗,她们肯定没有兴趣写了,她们肯定进入了诗意的生活,因为那会让她们痛苦与难受。要想毁掉一个孩子的童心,就让孩子以假嗓子说话与写诗,要想让孩子快乐,在天性里获得诗歌的启蒙,就让孩子顺着自己平时说话的腔调写诗与思考。”

周瑟瑟还深深体会到,孩子写作,一定要快乐。从姜二嫚与姜馨贺的诗里可以看出,诗是快乐的,不是强扭出来的。“这两个孩子的诗充满了生活的快乐,这是从生活中产生的诗,而不是为了写诗强硬逼出来的假模假式的抒情。她们还并不知道那种抒情,我是说那种经过中学、大学训练出来的抒情,她们现在的诗完全是基于孩子所看到、所感知到的事物的记录。所以某些经过文学训练出来的成年人,会认为这些孩子写的不是诗,他们脑子里的诗是那种假模假式的抒情,啊长江多么长,啊天空多么美,这类腔调是反诗歌的。姜二嫚与姜馨贺的诗却是源于心灵细微的感受与体验,是她们自动写作的结果,是没有经过文学变异之前的诗。而我从她们这个年龄阶段的诗里看到了现代诗最初的样子,干净、简洁、直接、天然,没有假的成分。”

七岁的小诗人李雨融在回答“诗是什么”的问题时,这样说道。

让周瑟瑟联想中国的诗学观念。叙事是诗歌最基本的方法,从《诗经》开始,一直到中国新诗的第一人胡适,诗歌首先要把事情说清楚,其次才是在事实上表达出你的感受,也就是你的情感。胡适的方法是“话怎么说,诗就怎么写”,白话文解放了古文,让诗回到了生活现场,并且写出与我们息息相关的真实的生活现场。孩子们的诗则证实了胡适的方法“话怎么说,诗就怎么写”的妙处,“妙处就是让她们写出了现代诗最初的样子。”

成年人要向儿童学习写诗

著名诗人、法语翻译家树才曾写过一本《给孩子的12堂诗歌课》。自2015年来,树才致力儿童诗歌教育的推广,以线上授课的方式给孩子们普及关于诗歌的知识,讲授创作和领悟诗歌之妙的“秘笈”。树才提出了“童心即诗”的概念。他认为,教孩子们学习诗歌,并非是要掌握一种写作上的技巧,而是通过这种学习,引导孩子去发掘自己的个性,发现心灵的自由和灵动。在诗歌的世界里,个性是比钻石还要珍贵的事物。如果孩子们掌握了这种与心灵休戚相关的语言,他们便不会再轻易地被外界僵化、机械、空洞的语言所挟持。

读姐妹俩的诗集《雪地上的羊》,周瑟瑟说感到非常享受,“读起来非常有味道。她们不时冒出新奇的想象,让我不得不羡慕儿童的生活。相比有的孩子,她们从小生活在一个尊重自由想象的家庭是幸运的,她们的父母懂得去鼓励和保护孩子的天性,让她们在诗歌的写作里获得了少年的快乐。看得出来,她们的爸爸普元先生不是那种功利型的家长,而是以孩子的兴趣为重心的人。”

周瑟瑟曾经提出过“原诗”写作,其中有一个想法就是向儿童学习,学习儿童的真实与直接、简洁与天然。在选编《2017年中国诗歌排行榜》时,周瑟瑟在其中的一个子榜单“00后十大诗人”中这样评述到,“00后诗人的成长总是喜悦的,这是诗歌的未来,编选他们的作品,我看到了充沛的创造力,他们的先锋性与现场写作能力,有时甚至超过了成年诗人。今年在鄂尔多斯先锋诗会与新世纪诗典诗会上,姜馨贺、姜二嫚姐妹与江睿的表现,让我看到了一代诗人想象力的丰富,语言的直接与敏锐的捕捉生活诗意的能力,现场写作最能考验一个写作者。她们三位女生一个个上场,清脆的童声,羞涩的神态,但掩饰不住良好的语感与自信。铁头依然保持从生活中获得写作资源的动力,他是00后诗人中出诗集最快的小诗人,他是一个凭个人兴趣写诗的小男孩,他性格活泼,可能还是孩子王。诗只是他幸福童年的记录,他看到什么就写什么,前两年他的诗也写属于他这个年龄的烦恼,现在更多写他的思索与质疑,不是我们当年那样简单的对生活的赞美。读他的诗就是读一代人的真实生活,他的生活是什么样他的诗就是什么样,他脑子里想到了什么他的诗就写什么,我称之为00后的自动写作,没有更多的训导,全凭儿童的天性,他们都是口语诗歌写作者,我想如果他们选择抒情写作可能就是另一番模样。由此可见,口语真实自然,口语直接简洁,口语是快乐的。”

树才说,“诗歌就跟水一样,它是上善,是最善的东西,也是最有力的东西。诗歌意味着爱的力量、和平的力量、美的力量。”因为语言是心灵的映照,而诗是人心灵最自由的表达。孩子们在年幼的时候,往往出口成诗,因为这个阶段他们受外界语言的污染最少,脱口而出的往往是来自内心的语言。

周瑟瑟还深深体会到,孩子写作,一定要快乐。从姜二嫚与姜馨贺的诗里可以看出,诗是快乐的,不是强扭出来的。“这两个孩子的诗充满了生活的快乐,这是从生活中产生的诗,而不是为了写诗强硬逼出来的假模假式的抒情。她们还并不知道那种抒情,我是说那种经过中学、大学训练出来的抒情,她们现在的诗完全是基于孩子所看到、所感知到的事物的记录。所以某些经过文学训练出来的成年人,会认为这些孩子写的不是诗,他们脑子里的诗是那种假模假式的抒情,啊长江多么长,啊天空多么美,这类腔调是反诗歌的。姜二嫚与姜馨贺的诗却是源于心灵细微的感受与体验,是她们自动写作的结果,是没有经过文学变异之前的诗。而我从她们这个年龄阶段的诗里看到了现代诗最初的样子,干净、简洁、直接、天然,没有假的成分。”

《孩子们的诗》的出版方果麦在编写的时候,就强调,这本诗集不同于一般的儿童诗集。书中的每一首诗都是“真正由3-13岁孩子创作的。虽然他们或许还不明白什么是诗,还不认为自己写的是诗,但他们他们是天生的诗人。简单的语言,能击中每个人心中都有的诗意。不论什么年龄的读者,都会被这些诗句感动。因为这些诗表达自然而直接的情绪,富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不受格式束缚,真诚而灵动。”

■追问

成年人要向儿童学习写诗

周瑟瑟也特别强调,“儿童写的诗,不等于‘儿童诗’这个概念。很久以来,‘儿童诗’作为一个固定的概念,已经非常落后而陈旧。儿童诗成了对幼儿进行道理、知识启蒙的浅陋的文学性差的文体。而现在这些孩子们是儿童,并且写了不少有儿童想象与生活的诗,但他们的诗是现代诗,有脱口而出的现代语言,有越来越精彩的触及人类原初经验的诗意,是孩子们为我们保留与重现了人类的原初经验,所以我们不要用训导的高高在上的眼光看待孩子的诗,我们要俯下身来,向孩子学习,当姜二嫚朗诵时说:我是姜二嫚,然后躹一躬时,我们应该向孩子躹一躬:我是成年人,我要学习孩子没有受污染的天然的现代意识。”

读诗写诗的孩子赢在哪里?

周瑟瑟曾经提出过“原诗”写作,其中有一个想法就是向儿童学习,学习儿童的真实与直接、简洁与天然。在选编《2017年中国诗歌排行榜》时,周瑟瑟在其中的一个子榜单“00后十大诗人”中这样评述到,“00后诗人的成长总是喜悦的,这是诗歌的未来,编选他们的作品,我看到了充沛的创造力,他们的先锋性与现场写作能力,有时甚至超过了成年诗人。今年在鄂尔多斯先锋诗会与新世纪诗典诗会上,姜馨贺、姜二嫚姐妹与江睿的表现,让我看到了一代诗人想象力的丰富,语言的直接与敏锐的捕捉生活诗意的能力,现场写作最能考验一个写作者。她们三位女生一个个上场,清脆的童声,羞涩的神态,但掩饰不住良好的语感与自信。铁头依然保持从生活中获得写作资源的动力,他是00后诗人中出诗集最快的小诗人,他是一个凭个人兴趣写诗的小男孩,他性格活泼,可能还是孩子王。诗只是他幸福童年的记录,他看到什么就写什么,前两年他的诗也写属于他这个年龄的烦恼,现在更多写他的思索与质疑,不是我们当年那样简单的对生活的赞美。读他的诗就是读一代人的真实生活,他的生活是什么样他的诗就是什么样,他脑子里想到了什么他的诗就写什么,我称之为00后的自动写作,没有更多的训导,全凭儿童的天性,他们都是口语诗歌写作者,我想如果他们选择抒情写作可能就是另一番模样。由此可见,口语真实自然,口语直接简洁,口语是快乐的。”

读到儿童的诗,很多人感到惊讶。其实细想也并不惊讶。比如,生活中我们会遇到小孩子常常语出惊人。孩童写诗写得好也很符合苏格拉底的“灵魂回忆说”:人一出生并不是一张白纸,而是带着先天的,前世的知识,智慧。到了尘世被遮蔽了。而后天的学习就是要一点点除掉遮蔽,恢复先天的智慧。童年这段时间是天才的栖息地。等过了一段时间,除了500年一遇的莫扎特,大部分人会走出这片天才的栖息地,成为一个需要规训自己进入社会的成年人。但是,作为成年人,我们依然可以向孩子学习,留意多保存自己的童心。作为一名写了几十年的成熟诗人,周瑟瑟说,“我深深感到要向儿童学习的必要。向孩子学习诗的思维,孩子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对未知世界的渴望,儿童的那种天真、毫无顾忌的想象。事实上,人类原初经验,是现代艺术要学习的。孩童在艺术创作上,具有天然的优势,因为孩子们的思维都是诗意化的。是亲爱的孩子教育了我,让我成为一个敏感的人、一个人到中年还有童心的人。这就是诗的魔力。”

读孩子们的诗,总会被他们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折服。在他们那里,“春”这个字会“长出头发”。秋天是个残忍的房东,驱逐着合同到期的花叶。冬天因为“感冒了”,所以把一串串鼻涕挂在树枝上。他们看到灯,会说灯把黑夜“烫了一个洞”。因为画的树太漂亮了,所以“接下来画的鸟,画的云,画的池塘和花朵都配不上它”。

《孩子们的诗》的出版方果麦在编写的时候,就强调,这本诗集不同于一般的儿童诗集。书中的每一首诗都是“真正由3-13岁孩子创作的。虽然他们或许还不明白什么是诗,还不认为自己写的是诗,但他们他们是天生的诗人。简单的语言,能击中每个人心中都有的诗意。不论什么年龄的读者,都会被这些诗句感动。因为这些诗表达自然而直接的情绪,富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不受格式束缚,真诚而灵动。”

你就必须做一件伤心事

所以,树才认为,学习和创作诗歌的过程的确有利于锻炼孩子的想象力和创造性思维。“诗歌需要想象,孩子们在阅读他人诗歌的时候,就走进了一个充满想象的奇妙世界,让他们切身体会到想象的神奇,而儿童诗的创作,又可以大大激发孩子的创造性想象,进而培养创造性思维。”

周瑟瑟也特别强调,“儿童写的诗,不等于‘儿童诗’这个概念。很久以来,‘儿童诗’作为一个固定的概念,已经非常落后而陈旧。儿童诗成了对幼儿进行道理、知识启蒙的浅陋的文学性差的文体。而现在这些孩子们是儿童,并且写了不少有儿童想象与生活的诗,但他们的诗是现代诗,有脱口而出的现代语言,有越来越精彩的触及人类原初经验的诗意,是孩子们为我们保留与重现了人类的原初经验,所以我们不要用训导的高高在上的眼光看待孩子的诗,我们要俯下身来,向孩子学习,当姜二嫚朗诵时说:我是姜二嫚,然后躹一躬时,我们应该向孩子躹一躬:我是成年人,我要学习孩子没有受污染的天然的现代意识。”

往日他们提着我在街上乱跑

除了锻炼想象力和创造性思维之外,诗歌对孩子的成长还有很多重要意义。

读到儿童的诗,很多人感到惊讶。其实细想也并不惊讶。比如,生活中我们会遇到小孩子常常语出惊人。孩童写诗写得好也很符合苏格拉底的“灵魂回忆说”:人一出生并不是一张白纸,而是带着先天的,前世的知识,智慧。到了尘世被遮蔽了。而后天的学习就是要一点点除掉遮蔽,恢复先天的智慧。童年这段时间是天才的栖息地。等过了一段时间,除了500年一遇的莫扎特,大部分人会走出这片天才的栖息地,成为一个需要规训自己进入社会的成年人。但是,作为成年人,我们依然可以向孩子学习,留意多保存自己的童心。作为一名写了几十年的成熟诗人,周瑟瑟说,“我深深感到要向儿童学习的必要。向孩子学习诗的思维,孩子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对未知世界的渴望,儿童的那种天真、毫无顾忌的想象。事实上,人类原初经验,是现代艺术要学习的。孩童在艺术创作上,具有天然的优势,因为孩子们的思维都是诗意化的。是亲爱的孩子教育了我,让我成为一个敏感的人、一个人到中年还有童心的人。这就是诗的魔力。”

哥哥对初学算术的妹妹说

全国优秀教师,史家小学语文特级教师万平认为:诗歌可以让孩子感知和掌握更多的情感。在诗歌的世界,世间万物皆有灵,江河湖海、山川日月、动植物等等都是像人一样有思想和感情的,这就使得孩子面对生活的时候,能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同时能从身边的事物中获取情感感悟。另外诗歌还能够让孩子感受到语言之美。儿童诗语言的精炼、音韵优美的特点,符合儿童的语言习惯,对于规范孩子的语言有着无法替代的作用。同时,儿童诗饱满的情感与诗意的想象,新颖而巧妙的构思,天真而精粹的语言,童稚而优美的意境等,可以提高孩子驾驭语言文字的能力。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张杰

五毛的五比四元的四大

另外,一位职业是语文老师的家长认为,“让孩子多读诗,并试着多写诗,可以让孩子们的触觉足够敏感,让孩子们内心的容量更大更宽广,让孩子们的眼睛时时可以看见无处不在的美,让孩子们的表达可以更丰富生动多彩一点,这样可以提高生活的审美度和幸福度。”

孩子们的诗

《我画的树太漂亮了》

图片 4小学生诵读古诗。
摄/通讯员 周良

姜二嫚|七岁

它们有很多时间专注发呆和观察

■观察

《灯》

还可以把身体绕成一圈

北京中小学兴起以诗育人

灯把黑夜

我们的骨头会和我们一起生活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诗教的传统,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京城中小学重视以诗育人,通过各种形式在校园中为孩子们开启美好的诗词世界。

烫了一个洞

布满了一道道深深的皱纹。

进入北京市大峪中学分校的教学楼,拾阶而上,从一楼到四楼,楼道墙两边装饰的全部是诗歌,既有传统古诗,也有现代汉语诗歌;有国外著名诗人的诗歌,也有学校学生和老师原创的诗歌作品。教学楼走廊两边镶嵌着100多首节选的诗歌句子,学生每日都耳濡目染于诗歌的文化氛围中。

《光》

一个女人优哉地吸着烟

更值得一提的是,学校还鼓励师生创作诗歌。北京市大峪中学分校语文教研组组长彭淑芬介绍,自2006年学校编辑出版第一本学生诗歌合集以来,学校每年都会编辑出版诗集,既有学生个人诗集,也有老师和学生的合集,有按年级出版的诗集,也有学校统一出版的诗集。至今,一共出版了30余部诗歌作品集。彭淑芬说,学生这些作品,并非都是精品,但是学生自主创作诗歌的热情很高,诗歌教育不是让每一位学生都成为诗人,而是关于诗歌的启蒙,提升学生的审美能力和艺术修养。

晚上

——怕妈妈伤心

记者在中国人民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附属中学同样感受到诗教的力量。该校开设的古典诗词写作课深受学生们的欢迎;学校通过学生社团的形式,将诗歌融入学生的学习生活,学校现有槐雪诗社、鹤鸣朗诵社、木瓜读书社等活跃的诗歌类学生社团,定期开展相关活动;同时学校还倡导亲子共同读诗,一家人共同围坐讨论诗词,连接亲情,熏陶文化。

我打着手电筒散步

嘘!我会把这个秘密永远藏在心中

在该校校长翟小宁看来,诗教,是中国一个很好的传统,润物无声。诗教,是付诸情感、付诸形象、付诸意境的教育,要倡导诗意校园建设,让学生的学校生活过得幸福而有诗意。学校要通过丰富多彩的活动,激发学生对诗词和其他优秀传统文化的热爱。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让我们人生的每个阶段都与诗相伴,一个有诗词修养的人也会有文化底蕴和文化良知。诗,使人温和、柔软、敦厚、优雅。”

累了就拿它当拐杖

“与一些教育者片面地强调学生古诗词积累数量不同,我们更关注孩子与诗歌相遇的经历,更强调对孩子‘诗心’的培养。”在北京史家小学教师张聪看来,诗歌,不是点缀修饰我们言语的材料,而是诗人真切的生命体验和由此产生出的生命感悟。只有捕捉到这种真切的生命体验,我们才能与诗歌真实地相遇。

我拄着一束光

■支招

朵朵| 五岁

父母这样做每个孩子都能成为诗人

《回到地面》

生活中我们会遇到小孩子常常语出惊人。很多教育界人士认为,每个孩子都是天生的诗人。家长对于孩子的“童言”,一定要留心记录,并鼓励孩子表达。雪野老师,是一名儿童文学作家、诗人,多年致力于儿童诗歌的研究。对于孩子的诗歌教育,他给出了几点建议:

要是笑过了头

“一句奇妙的比喻句,是一首儿童诗的核心”

你就会飞到天上去

家长可以让孩子玩“一字开花”的游戏。比如,孩子以“云”组词,要求孩子“想别人想不到的”“想别人不敢想的”。孩子们完成了白云、彩云、云朵、云带……然后,请孩子们为词儿造出比喻句。“白云像牛奶”“彩云像油漆”“云团像棉花糖”……然后再试着给比喻句追问:云朵牛奶给谁喝?谁是油漆匠,水平怎么样……孩子们的作品,就这样诞生了。

要想回到地面

“写儿童诗,成语一辈子用不到”

你就必须做一件伤心事

越是高贵的儿童诗,越是朴素、内敛,舍弃繁饰。这是儿童诗语言必须遵从的审美要求。经典的儿童诗,不会让“落英缤纷”出镜,而是这样表达:“花瓣一片一片落下来,大地轻轻地托着,他可舍不得让花朵摔疼了。”所以,指导学生习作,要引导孩子少用成语、形容词,多用动词。因为,动词最能传神,而许多修饰性极强的形容词,与内心无关。

《打仗》

“很多时候,读比写重要百倍”

假如我

要使孩子感受到诗意的熏陶,低中年级的孩子可以从每天晨诵一首儿童诗开始做起。诗句通过声音传递到每个听众的耳朵里,继而在脑海里形成画面。很多时候,读比写要重要百倍。平常,我们教孩子识字,总是说“太阳”的“太”——横、撇、捺、点。太阳就这样被定死在四个笔画里。但如果我来读“太阳”这个词,可以读出早上刚睡醒的“太阳”,也可以读出下了好多天雨,……通过多样的阅读,“太阳”变得有画面、有情感。

生活在战争的年代

“儿童诗的课堂上严禁模仿”

别人冲在前线

儿童诗的课堂,是严禁模仿的,更多的时间是读给孩子听。有时候,我们的老师或者家长可能会比较急,比如说学了某一首诗后,就让孩子进行近乎并列形式的模仿。其实亦步亦趋的模仿,是造句,而不是写诗。儿童诗不要求人人会写诗,但要尽可能让他感知、体察、享受诗带来的滋润。

我就只能在旁边

“低幼阶段的诗歌写作课,其实是说话课”

喊加油

童诗写作课上,我主张用诗一般的语言说话。孩子口头若能述说,就是成功的习作课了。从说起步,慢慢过渡到写。口头习作比笔头写作更重要。低段的儿童诗口头写作,正能体现“诗是灵光一现的思维成果”。口头创作,能让孩子们充分享受想象带来的奇妙语感。到了二三年级,家长、老师适时作提领、牵引,口头习作即转化为本子上的诗行。

王芗远|十二岁

“想象力是可以保养的”

《提》

人的想象力一般在十四周岁时达到峰值,之后开始滑坡。要拉缓下滑趋势,最好的办法就是接触艺术——诗歌、绘画、音乐等。爱因斯坦是著名的科学家,可你肯定不知道,爱因斯坦一生都在写诗,还写了大量的爱情诗,他说:这使得我的想象力永远没有停滞发展。

天把云提起来

□文/本报记者冉阳滑经纬

上级把职员提起来

大地的面容

被挖机铲平

有谁提起这罪恶

母亲提水桶

父亲提电脑

我想起

往日他们提着我在街上乱跑

王芗远|十二岁

《幸福》

母亲

给了哥哥五毛

妹妹四元

哥哥对初学算术的妹妹说

五毛的五比四元的四大

让妹妹跟他换

妹妹欢快地允诺

谁也不知道

妹妹的幸福

何欣凝|五岁

《换牙》

冬天的时候,

我的一颗牙齿掉了。

春天来了,

我的牙齿又发了芽

茗芝|八岁

《我画的树太漂亮了》

我画的树

太漂亮了

接下来画的鸟

画的云

画的池塘和花朵

都配不上它

姚铭琦|十二岁

《猫》

所有的猫都当过人类

敏感且自尊

独立而庄重

它们有很多时间专注发呆和观察

世界

还可以把身体绕成一圈

用尾巴遮住眼睛

不看这个人间

董其端|六岁

《骨头》

我们的骨头

穿上了人肉

我们一笑它就笑

我们哭了它也哭

我们的心里有神秘

我们的骨头会和我们一起生活

张圣杰|九岁

《太阳》

太阳是个火球

她吐出火苗

蒸干了银河

河里的鱼儿跳上岸

变成了星星

谢欣|八岁

《皱纹》

爷爷年纪大了,

他的脸上,

布满了一道道深深的皱纹。

平静的海面,

一阵微风拂过,

荡起层层波纹。

大海是不是也老呢?

石薇拉|十二岁

《等待》

沙发上

一个女人优哉地吸着烟

另一个女人

悠闲地玩着手机

还有一个

十一岁的小女孩

在翻滚

谁也看不出

她们在焦急地等待

陈科全|八岁

《眼睛》

我的眼睛很大很大

装得下高山

装得下大海

装得下蓝天

装得下整个世界

我的眼睛很小很小

有时遇到心事

就连两行泪

也装不下

熊博宇|八岁

《春天》

春天

是只大懒虫

妈妈叫了好久

也不醒

春雷公公来了

把它的大鼓

一敲

吓得春天

滚到了

大地上

万亦含

《秘密》

妈妈说我是捡来的

我笑了笑

我不想说出一个秘密

——怕妈妈伤心

我知道

爸爸姓万

哥哥姓万

我也姓万

只有妈妈姓姜

谁是捡来的

不说你也明白

嘘!我会把这个秘密永远藏在心中

廖子阳|七岁

《借》

你是我的好同学

铅笔可以借

橡皮可以借

书本可以借

答案总不能借吧

《原谅》

春天来了

我去小溪边砸冰

把春天砸得头破血流

直淌眼泪

到了花开的时候

它就把那些事儿忘了

真正原谅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