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机器人代替美重病高中生上课成明星,引起的关于教育制度的思考

图片 1小机器人代替美重病高中生上课

图片 2

                                                                       
                                                                       
                                             

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机器人学生时,校长里克·穆勒惊讶极了。

2018年1月9日,云南昭通一名头顶风霜上学的孩子照片在网上引起广泛关注。照片中的孩子站在教室里,头发和眉毛已经被风霜粘成雪白,脸蛋通红,穿着并不厚实的衣服,身后的同学看着他的“冰花”造型大笑。

                                                    文|吻花无声

这个由铬合金和塑料做成的“高一新生”有着
1.2米的身高,头顶一块巴掌大的显示屏。由于初来乍到,这位新同学刚进教室便撞到了门框,很快又被椅子腿绊了一下。

照片是班级老师在2018年1月8日8:50左右拍的,拍完发给校长付恒,流传到了网上。2018年1月8日,正值学校举行期末考,上午期末考试考的是语文,因气温已经零下和路程较远,“冰花男孩”在零下9度的低温下赶路上学,这才变成了照片里满头雪白的模样。

                                                                       
                                    光头校长

没错,连红绿灯都没有的美国小镇诺克斯就这样迎来了一位机器人高中生,“大家的反应都是:不会吧”!

许多人看到照片想到的是捐款捐物,甚至得知小男孩的愿望是当一名警察后,网上立即出现了冰花男孩身穿警服的图片!一个人一旦成名会立即引起大家的关注,但是在我们身边还有多少我们不知道的“冰花男孩”“雾花男孩”……他们的出现并不是偶然!

约翰斯顿是八岁的男孩,拥有一头漂亮金黄色的头发,他爱心满满。为了鼓励罹患癌症的外祖父,他忍痛把自己的头发全部剃掉。

这在全美国(微博)也是头一个。据说这位特殊的同学向大家问候了100多次“你好”,学校里的67名同学与11个老师则热情地冲着他招手和鼓掌,尽管大家并不确定把它当做一样东西还是一个人更合适。

图片 3

约翰斯顿相拥着外祖父,给他说:

一个叫泰利尼的学生则走过去亲切地拍了拍小机器人,要知道,他和远程操控这个机器人的林顿·巴蒂从8岁起就是好哥们儿,而那时林顿还没有成为第一个让机器人代替自己上学的孩子。

每天早上,小区里最先出门的是学生,五点左右高中生,六点四十开始是初中生,从七点到七点半是小学生出动的时间!高中生出门的这个时间段,大街上除了学生只有清洁工!

“虽然我没有办法医治你的疾病,但你并不孤单。”

从出生起,小林顿就患有多囊肾疾病,他曾3次差一点停止呼吸,还经历过1次血管大面积爆裂。在布置得像重症病房一样的婴儿房里,父亲路易斯每两个小时就要探一次他的鼻息,为此不得不喝下8到10罐的提神饮料来扛过整个夜晚。

有个学生家长感慨的说“朝九晚五”这个时间点,用到学生身上多好啊!现在最苦的是学生,是学生家长,起早贪黑,夏天还好些,冬天寒风刺骨,照样得按时出门!遇到恶劣天气,家离学校远的孩子就会出现“冰花男孩”的这种现象!记得小时候上学,遇到大雾天气就是白发的“白眉大侠”,遇到大雪天气,就是雪天的“圣诞老人”,那时候老师如果有手机,肯定会留下许多这样的图片!现在的农村小学,也会经常出现这样的画面!为什么出现这样的画面,这样的情况,不得不说跟咱们的教育制度有关!

他的父母亲也赞赏鼓励孩子的这个行动。

林顿艰难的童年在7岁时遇到转机,他换到了一只新肾。后来,他获得过地区演讲冠军,还是学校橄榄球队的助理教练,在母亲的监护下,他甚至能与小自己两岁半的弟弟打一场篮球赛。但在肾移植的第7个年头,林顿产生了严重的排异反应,一场轻微的感冒都可能要他的命。

这是一份美国孩子的在校时间表:

隔天到了学校,这个“新发型”特别显眼,不断地被同学嘲笑。

在上高一之前的那个夏天,医生禁止他外出。这个每天要吞下24粒药丸,连家里的农场都出不去的男孩迅速地消瘦下去。“我就像是一头猪,”他沮丧地对家人说,“我实在是受够了!”

图片 4

“嗨,光头佬”。

直到去年12月的一天,一辆快递卡车轰隆隆地开到得克萨斯北部,给林顿送来了圣诞礼物——替他上学的机器人。

中国的小学生作息时间表:

“哎,你得癌症了吗?”

这是SKC通讯公司的销售员维克多·库勒推荐的远程教育产品,他的妻子,正是一名在8年前照顾过林顿的护士。

图片 5

小学生们的玩笑地伤着约翰斯顿,他深感低落。

“这是神的旨意!”穆勒感叹道。

两份表格,时间的差异一目了然!我们中国的孩子每天比美国孩子在校时间多三个小时,我们的孩子在校时间长,甚至孩子放学后还要上各种各样的补习班,所掌握的知识,具备的能力,就强于别的国家的孩子吗?各种事实表明,并非如此!

四十岁的哈德利校长听闻此事后,便召集了所有六年级的同学,不仅对孩子进行机会教育,还以实际行动做出了支持。

这位校长给小机器人起名为机器巴蒂,并叮嘱学生“把它当做普通的孩子一样,好好地对待,因为这是林顿与你们在一起的唯一方法”。

我们的家长们一面心疼孩子的辛苦,一面面临升学的压力,不得不把孩子再送进各种补习班!

他和约翰斯顿站在讲台上。

其实,林顿随时会出现在小机器人胸前的屏幕上。这个戴着眼镜的男孩就住在距诺克斯市北部1.6公里远的一座砖红色房子里,迫不及待地点击桌面上机器巴蒂的图标。

孩子们就像笼子里的鸟,从一个笼子飞到另外一个笼子!他们不知道外面的天空有多么辽阔!当别的国家的孩子在温暖的被窝里睡觉时,我们的孩子在学习,当别的国家的孩子,在学习怎么坐公交车,怎么做手工,怎么独立生活时,我们的孩子在学习,学习,学习,不停的学习!

“为了表示我们对约翰斯顿的支持,今天我要请这位男孩剃光我的头发。所以——现在就开始吧。”

几秒钟过后。林顿所期待的校园生活——教室墙上“你就是未来”的标语、前方挂着的星条旗、科林斯先生的化学课——都会被转化为成百上千个1和0,由地下的光纤电缆承载,经过路旁淡蓝色的矢车菊与黑牧豆灌木丛,来到他的小屋。

未来的社会,是机器智能的社会!一切机械的记忆学习,终究会淘汰,可是现在我们的教育是不知不觉的在培养这种机械的思维!

这霸气的宣言,让同学们惊讶地欢呼,有的同学跳了起来。

林顿的新生活开始了。机器巴蒂掉线的时候,大家会帮它重新启动。如果没人注意,前台接待员罗德里格斯女士便会接到林顿惊慌失措的呼救:“我掉线啦!我掉啦!”

国家与国家,民族与民族的较量最终是教育与教育之间的较量,一味的把孩子圈在学校,圈在书本里,不如把时间还给孩子,让他们能轻轻松松吃好早饭,让他们能有时间走出校园,走进社会,走进大自然!

哈德利校长把工具递给约翰斯通,他“就位”坐在椅子上,给自己披上毛巾。约翰斯顿笑着拿起工具,开始为校长剃去头发。

他仍然会愣头愣脑地撞上墙、椅子以及长凳,但马上会一本正经地通过麦克风开个玩笑,“如果撞的是个姑娘,那感觉会稍微好些”。

约翰斯顿个子低,够不着,他站到另一只椅子上,像模像样地给哈德利校长剃完了头发。

不过校长说:“我可不希望巴蒂有一天走进女厕所。”

校长哈德利认为:

机器巴蒂也吃过苦头。一些捣蛋的小鬼会用桌子把它堵在角落,用手捂住它的摄像头甚至把它扛起来游街。为此,穆勒校长甚至在全体同学面前颁布了禁止欺负巴蒂的“法律”。

“校园欺凌问题是需要被重视的,它对孩子们的性格、人格成长有太多的不应该忽视的重要因素。

不过林顿并不把这些事放在心上,他觉得有人捉弄他,“证明大家把机器巴蒂当做伙伴”。

如果你内心认为这是对的,就要勇敢地站出来,并给予支持。”

“再见妈妈,我要上学去啦!”每天早上8点58分,林顿总会兴致勃勃地冲母亲喊上一嗓子。他还曾设想,要是能在机器巴蒂脑袋上扣一顶棒球帽,再给它穿上T恤和短裤,看上去会更像一个帅气的小男孩。

相信约翰斯顿获得这份温暧的支持后,再不会有人嘲笑他的发型了。

每当机器巴蒂在卧室里充电的时候,林顿便浮想联翩,“要是机器人和一个女孩子约会,会是什么样的呢?如果学校着火了,有人会把机器人救出去吗?”

                              冰花男孩

如今,越来越多的美国人爱上了林顿和他的机器巴蒂。在过去的一年里,机器巴蒂受邀去纽约上了一期《今天》的电视节目,还被得克萨斯州州长邀请到办公室里做客。

冰花男孩王福满2010年出生,今年也八岁。

在奥布莱恩浸信会教堂里,一位慈祥的老奶奶围着机器巴蒂转了好几圈:“虽然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我要给这孩子一个拥抱。”(记者:林衍)

2018年1月9日,他头顶风霜,在零下9度的低温下赶路上学,走了四五公里路,站到教室,他穿着并不厚的衣服,脸旦通红,冰冻头发和眉毛被风霜粘成了雪白,同学们看到他的冰花造型大笑,他的照片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分享到:

他的母亲离家出走,父亲在外打工,他和六旬的奶奶、10岁的姐姐王福美居住在老屋子里。

他每天放学回家,完成家庭作业后,和姐姐需要打猪草、煮猪食、喂猪。

2018年1月10日,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微校园得知“冰花男孩”王福满的心愿是“当警察”和“来北京”后,公安大学的师生发出了热情的邀请。

他坐飞机到北京这所被誉为“共和国警察摇篮”的学校学习,成为一名警察,实现除暴安良,报效祖国的崇高的理想。

公安大学们希望“冰花男孩”能够看到这些鼓励,和他们一同实现内心的梦想。

                            一个人的车站

“过去三年,我在这个车站上车下车,它的存在让我感觉理所当然了,我一想到它要消失了,我就觉得好伤感。”

每天早上7点04分,这节火车准会接上原田加奈高中生去上学,下午5点08分,接走她,送她回家。原田加奈是该车站定期的唯一乘客。

从高一到高三,三年间,每天都是如此。

车站年年都在亏损。

去年三月一日,原田加奈乘车去学校参加了毕业试,高中毕业,她将远离家乡,北海道旧白泷车站也计划3月26日永久关闭,

一个车站,一列火车,为了一个孩子,完成了它永久的使命。

                                                                       
                                                                       
                  2018年2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