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军遭美新舰监视,号军舰巡逻中国南海

  美称南海正变成危险水域

  美国《洛杉矶时报》发表文章批评称,中国在有争议的南海水域实施新的外国捕鱼限制的做法,具有“潜在危险与挑衅性”。然而,与之相比更加危险的是,美国太平洋舰队官员已经承认,美军濒海战斗舰此前已在南海展开巡逻。美国媒体认为,南海或许正变得更加危险。

图片 1
美军自由号濒海战斗舰

  《法制文萃报》专稿 作者:武居玄

  美日联合在南海找茬

  根据今年1月1日生效的《海南省实施〈渔业法〉办法》,外国渔船进入中国海南省管辖水域进行渔业活动,应当经中方主管部门批准。对于中方出台的这一新规则,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萨基1月9日称,这是“挑衅并可能造成危险的行为”。菲律宾外交部发言人劳尔
赫尔南德斯也宣称,马尼拉已要求驻华大使馆“进一步了解规定的详细信息”。菲军方甚至鼓噪说,中方新规是对《联合国海洋公约》的“侵犯”。

  美国《洛杉矶时报》发表文章批评称,中国在有争议的南海水域实施新的外国捕鱼限制的做法,具有“潜在危险与挑衅性”。然而,与之相比更加危险的是,美国太平洋舰队官员已经承认,美军濒海战斗舰此前已在南海展开巡逻。美国媒体认为,南海或许正变得更加危险。

  报道称,中国在南海水域实施新捕鱼限制的做法,由《华盛顿自由灯塔报》于1月7日首次披露。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珍·普萨基在9日的例行记者会上称,“限制其他国家在有争议的南海水域捕鱼的做法,具有挑衅性,而且存在潜在危险”。她说,“这些条例明显适用于中国‘九段线’以内的海上空间。中国没有就这些广泛的海上主张行为作任何解释,或提出国际法上的依据。”

  其实,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真正在南海实施挑衅的,正是美国及其盟友。美国承认最新战舰进入南海执行全面侦察任务;菲国防部长扬言要对其在南海的“经济专属区”实施保护行动;日本和印度也纷纷在南海有所动作。

  美日联合在南海找茬

  《洛杉矶时报》认为,普萨基的强硬回应暗示奥巴马政府正在寻求阻止中国在“国际水域”行使海上强硬。新条例于1月1日生效,是中国为实施南海水域捕鱼法规做出的努力之一。南海存在一些被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文莱主张“主权”的岛屿。去年12月,中国宣布所有国外捕鱼船在进入中国海南省管辖水域进行渔业活动前,应提前经中方主管部门批准。海南省辖权水域占南海三分之二水域。中国此前还宣布“九段线”范围内的水域均在中国海上控制范围内。

  美国承认战舰执行“全面侦察任务”

  报道称,中国在南海水域实施新捕鱼限制的做法,由《华盛顿自由灯塔报》于1月7日首次披露。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珍·普萨基在9日的例行记者会上称,“限制其他国家在有争议的南海水域捕鱼的做法,具有挑衅性,而且存在潜在危险”。她说,“这些条例明显适用于中国‘九段线’以内的海上空间。中国没有就这些广泛的海上主张行为作任何解释,或提出国际法上的依据。”

  与此同时,日本政府也抓住机会对中国海南省的这部“渔业法实施办法”说三道四。12日,日本防卫相小野寺五典就北京在南中国海实施捕鱼限制措施发表评论,称中国这一举动连同去年在东海划设防空识别区一道,令国际社会感到不安。小野寺在观摩了自卫队精锐的空降旅进行的空降演习之后发表了上述评论,这次演习的目的是提高保卫和夺回偏远岛屿的技能。小野寺五典对媒体表示,国际社会不会容忍北京单方面在南中国海对别国渔船实施捕鱼限制。他说,中国这样做等于把那片国际水域看作是自己的领海。

  1月6日,美国海军水面部队司令部司令汤姆
卡普曼少将在加利福尼亚圣迭戈基地举行媒体吹风会时,首次公开承认,美国海军最新濒海战斗舰“自由”号稍早前曾在南海海域进行了“常规的标准化”巡航,并同步展开“全面侦察任务”。

  《洛杉矶时报》认为,普萨基的强硬回应暗示奥巴马政府正在寻求阻止中国在“国际水域”行使海上强硬。新条例于1月1日生效,是中国为实施南海水域捕鱼法规做出的努力之一。南海存在一些被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文莱主张“主权”的岛屿。去年12月,中国宣布所有国外捕鱼船在进入中国海南省管辖水域进行渔业活动前,应提前经中方主管部门批准。海南省辖权水域占南海三分之二水域。中国此前还宣布“九段线”范围内的水域均在中国海上控制范围内。

  对于美国等其他国家发出的质疑,中国官方给予了回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证实了新的“海南省渔业法实施办法”,她在10日的外交新闻发布会上称,“我们对美方有关言论表示不满和反对”。中国是陆海兼备的国家,有着漫长的海岸线和众多的岛礁。根据相关国际法和普遍国际实践及国内法的规定,中国政府有权利也有义务对有关岛礁和海域的生物及非生物资源进行管理。新限制性规定的目的是“为了加强渔业资源的保护、增殖、开发和合理利用,维护渔业生产者合法权益,保障水产品质量安全,促进渔业可持续健康发展,保护渔业资源和生态环境”。

  “自由”号去年曾被部署到东南亚长达10个月时间,期间常驻新加坡的樟宜海军基地,并与地区伙伴进行了一系列训练演习,去年12月23日才返回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母港。对于“自由”号处女航的目的,美国海军以往的解释是:试验新型战舰的“适航能力”、磨合机械性能、锻炼官兵的新海域环境适应性。但卡普曼少将6日却突然表示:“‘自由’号部署东南亚期间,奉命在南海地区进行常规标准化的巡逻,特别是对那些我们感兴趣的海域。”他还透露说,“自由”号的巡逻行动是受命于驻扎在日本的第七舰队的命令。

  与此同时,日本政府也抓住机会对中国海南省的这部“渔业法实施办法”说三道四。12日,日本防卫相小野寺五典就北京在南中国海实施捕鱼限制措施发表评论,称中国这一举动连同去年在东海划设防空识别区一道,令国际社会感到不安。小野寺在观摩了自卫队精锐的空降旅进行的空降演习之后发表了上述评论,这次演习的目的是提高保卫和夺回偏远岛屿的技能。小野寺五典对媒体表示,国际社会不会容忍北京单方面在南中国海对别国渔船实施捕鱼限制。他说,中国这样做等于把那片国际水域看作是自己的领海。

  华春莹称,30余年来,中国有关渔业法律法规一直在正常实施,并未引起过什么紧张。“如果有人非要说对一部业已实施多年的地方渔业法规作技术性修订,会对整个地区和平稳定构成威胁,那不是缺乏起码的常识,就是别有用心、居心叵测”。

  在南海巡逻期间,“自由”号到底执行了什么样的任务?卡普曼少将解释说:“如同第七舰队的其他战舰一样,‘自由’号在南海巡逻期间,运用舰上的雷达和侦察系统,实施了水面侦察行动。通过这一套侦察系统,我们对相关海域的所有目标进行了侦察。”卡普曼还透露说,“自由”号上的美军还使用舰载MH-60R直升机升空侦察空海情报,并且投放了11米长的汽垫船,以收集该海域内其他舰船的信息。

  对于美国等其他国家发出的质疑,中国官方给予了回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证实了新的“海南省渔业法实施办法”,她在10日的外交新闻发布会上称,“我们对美方有关言论表示不满和反对”。中国是陆海兼备的国家,有着漫长的海岸线和众多的岛礁。根据相关国际法和普遍国际实践及国内法的规定,中国政府有权利也有义务对有关岛礁和海域的生物及非生物资源进行管理。新限制性规定的目的是“为了加强渔业资源的保护、增殖、开发和合理利用,维护渔业生产者合法权益,保障水产品质量安全,促进渔业可持续健康发展,保护渔业资源和生态环境”。

  美濒海战斗舰巡逻南海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军事专家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自由”号在南海游弋期间,先后出现在中国南海驻军岛礁、中国海舰船和南海舰队活动海域附近。这名军事专家说:“它所搭载的侦察系统,是美国海军最新的电子侦察系统,可以对南海的海况,中国海军战舰和潜艇的活动规律和特性,以及中国南海建设情况进行全面的搜集,并且准备在需要的时候,出现在南海海域展开作战行动。”

  华春莹称,30余年来,中国有关渔业法律法规一直在正常实施,并未引起过什么紧张。“如果有人非要说对一部业已实施多年的地方渔业法规作技术性修订,会对整个地区和平稳定构成威胁,那不是缺乏起码的常识,就是别有用心、居心叵测”。

  美国国务院官员、中国问题专家谭慎格指出,美国国务院似乎是在表示,“我们正在监控事态发展。”他指出,“这意味着他们还没有想到如何回应这个问题,甚至不确定美国是否应该要求中国做出解释”。“北京极不可能将之视为具有警告意味的有力外交抗议”。

  美海军“亮舰”南海一箭三雕

  美濒海战斗舰巡逻南海

  美国媒体披露,随着美军濒海战斗舰在南海的巡逻,这片海域将会变得更加紧张。美国海军官员7日透露,美国“自由”号濒海战斗舰首次在东南亚进行军事部署期间在南海进行巡逻。

  美国突然公开“自由”号舰在南海的真实行动,背后有深远的考虑。此举可谓一箭三雕。

  美国国务院官员、中国问题专家谭慎格指出,美国国务院似乎是在表示,“我们正在监控事态发展。”他指出,“这意味着他们还没有想到如何回应这个问题,甚至不确定美国是否应该要求中国做出解释”。“北京极不可能将之视为具有警告意味的有力外交抗议”。

  据英国《简氏防务周刊》网站7日报道,在与媒体记者交谈时,美国海军水面部队负责人承认,在西太平洋部署的10个月期间,这艘美国海军的首艘濒海战斗舰在南海地区进行了一次“标准巡逻”。在“自由”号结束部署两周后,这一消息被外界获悉。在此次部署期间,“自由”号主要在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停靠,并且与地区伙伴进行了训练演习。

  首先,濒海战斗舰“自由”号去年的“处女秀”问题不断,导致其在美国国内面临巨大的批评压力,不少人甚至建议美国削减军费、载撒人员应首先考虑濒海战斗舰项目。在此关键时刻,美国放出“自由”号在南海执行过一系列重要的“侦察任务”,显然是美海军在为濒海战斗舰项目增加筹码。

  美国媒体披露,随着美军濒海战斗舰在南海的巡逻,这片海域将会变得更加紧张。美国海军官员7日透露,美国“自由”号濒海战斗舰首次在东南亚进行军事部署期间在南海进行巡逻。

  美国海军水面部队司令汤姆·科普曼海军中将从加利福尼亚州的圣迭戈通过电话介绍说:“‘自由’号受命在南中国海一些与我们利益相关的区域开展了一些巡逻任务。”圣迭戈是“自由”号及其姊妹舰“独立”号和“沃斯堡”号的母港。美国第四艘濒海战斗舰“科罗纳多”号定于2014年4月加入上述军舰的行列。

  美军突然自曝军情,第二层考虑来自美国在南海的战略利益。美国太平洋舰队和中东的舰队,始终在南海海域保持不同形式的存在,包括与东盟各国的“克拉”年度性演习、美国航母战斗群的不定期游弋等。2013年,曾经有一艘美国军舰在南海中国岛礁附近搁浅,事件发生后,美国海军反复检讨:在如此重要的海域发生因海况不熟悉而导致的意外事件,只能说明美国海军对这一海域的熟悉程度远远不够,必须进一步加大对南海海域的情报侦察。

  据英国《简氏防务周刊》网站7日报道,在与媒体记者交谈时,美国海军水面部队负责人承认,在西太平洋部署的10个月期间,这艘美国海军的首艘濒海战斗舰在南海地区进行了一次“标准巡逻”。在“自由”号结束部署两周后,这一消息被外界获悉。在此次部署期间,“自由”号主要在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停靠,并且与地区伙伴进行了训练演习。

  科普曼说,在南海巡逻期间,“自由”号利用雷达和传感器执行了水面监视任务。报道称,“自由”号上的军人还使用舰载MH-60R直升机执行了飞行任务,并且投放了11米长的硬壳充气艇,以收集其他舰艇的信息。

  美军此举也有为菲律宾等南海盟友撑腰站台之意。在超级强台风“海燕”袭击菲律宾并造成巨大人员与财产损失后,菲律宾政府在相当长时间内无暇顾及南海事务,而中国海军“和平方舟”号医院船赴菲救援的努力也换得了菲律宾媒体和民众的喝彩,连菲律宾总统府也赞赏中国海军的救灾努力。在这一背景之下,美国认为有必要适时再度唤醒菲律宾的“南海争端”意识。

  美国海军水面部队司令汤姆·科普曼海军中将从加利福尼亚州的圣迭戈通过电话介绍说:“‘自由’号受命在南中国海一些与我们利益相关的区域开展了一些巡逻任务。”圣迭戈是“自由”号及其姊妹舰“独立”号和“沃斯堡”号的母港。美国第四艘濒海战斗舰“科罗纳多”号定于2014年4月加入上述军舰的行列。

  濒海战斗舰是一种在近海作战的高性能军舰,但美海军的濒海战斗舰与瑞典、挪威、俄罗斯、德国、巴西等国家基于防御的轻型近海作战舰艇不同,按照美国的定义,濒海作战是“发展一种战术、技术的融合体,支持大范围的联合作战行动,保障联合部队在敌方水面舰艇、潜艇和水雷等威胁下跨越远海进入敌方的濒海地区”。

  菲律宾誓保“经济专属区”

  科普曼说,在南海巡逻期间,“自由”号利用雷达和传感器执行了水面监视任务。报道称,“自由”号上的军人还使用舰载MH-60R直升机执行了飞行任务,并且投放了11米长的硬壳充气艇,以收集其他舰艇的信息。

  据悉,“自由”号濒海战斗舰是美军新式战舰,于2008年服役,拥有速度快、灵活性强、多用途及能在浅海作战等特点。此次抵达新加坡港,除了搭载了“海鹰”MH-60海事直升机之外,“自由”号还装备两座30mm口径遥控舰炮和两艘11米长的充气橡皮艇。

  美国高调公布“自由”号巡逻南海的真实目的后,很快激起了菲律宾的热烈响应。连日来,菲律宾不仅接连猛烈批评中国的“南海活动限制新规则”,还高调宣扬其未来在南海将有所行动。

  濒海战斗舰是一种在近海作战的高性能军舰,但美海军的濒海战斗舰与瑞典、挪威、俄罗斯、德国、巴西等国家基于防御的轻型近海作战舰艇不同,按照美国的定义,濒海作战是“发展一种战术、技术的融合体,支持大范围的联合作战行动,保障联合部队在敌方水面舰艇、潜艇和水雷等威胁下跨越远海进入敌方的濒海地区”。

  分析称,濒海战斗舰是美海军由“大洋作战”向“近海打击”战略转型的产物,“自由”号及后续舰进驻新加坡,意味着美国海军在南海地区有了常驻舰艇,不仅能进一步“显示存在感”,而且能更快对南海地区发生的事件做出反应。

  菲律宾国防部发言人彼得
加尔维兹表示,菲律宾已经做好了保卫菲海岸外延200海里“专属经济区”的一切准备工作。加尔维兹说:“所有国家都有权在其专属经济区内执行渔业规则,菲国防部准备帮助有关部门落实这一规则。我们将会加强保护我们的资源。”

  据悉,“自由”号濒海战斗舰是美军新式战舰,于2008年服役,拥有速度快、灵活性强、多用途及能在浅海作战等特点。此次抵达新加坡港,除了搭载了“海鹰”MH-60海事直升机之外,“自由”号还装备两座30mm口径遥控舰炮和两艘11米长的充气橡皮艇。

  报道称,濒海战斗舰在南海开展监视任务这一消息可能会令军方对濒海战斗舰的批评声暂停下来。尽管“自由”号此举不一定会提升濒海战斗舰的声誉,但至少显示出美国海军对该舰以及舰上人员的信心日益增强。在濒海战斗舰建造项目受到未来预算削减的威胁之际,“自由”号在南海开展监视任务可能还增强了有关各方对该项目的信心。

  菲律宾国防部长加斯明在1月7日的新年讲话中公开表示,随着地区“紧张局势的加剧”,菲律宾武装部队的工作重心,已经从“反游击战”转到“领土保卫”上来。加斯明说:“我们将继续武装部队的现代化发展,正在采购合适的装备,加强对我们国家领土巡逻与保卫的能力……我们会寻求更多的飞机和战舰,以应对特殊状况。”

  分析称,濒海战斗舰是美海军由“大洋作战”向“近海打击”战略转型的产物,“自由”号及后续舰进驻新加坡,意味着美国海军在南海地区有了常驻舰艇,不仅能进一步“显示存在感”,而且能更快对南海地区发生的事件做出反应。

  “自由”号去年曾被部署到东南亚长达10个月时间,期间常驻新加坡的樟宜海军基地,并与地区伙伴进行了一系列训练演习,去年12月23日才返回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母港。一位军事专家称,“自由”号所搭载的侦察系统,是美国海军最新的电子侦察系统,可以对南海的海况,中国海军战舰和潜艇的活动规律和特性,以及中国南海建设情况进行全面的搜集,并且准备在需要的时候,出现在南海海域展开作战行动。

  菲律宾北吕宋司令部司令卡塔潘中将则表示,当前仁爱礁和相关海域的局势“相对平静”,但菲方会不间断地监视巡航该海域的中国海警船。

  报道称,濒海战斗舰在南海开展监视任务这一消息可能会令军方对濒海战斗舰的批评声暂停下来。尽管“自由”号此举不一定会提升濒海战斗舰的声誉,但至少显示出美国海军对该舰以及舰上人员的信心日益增强。在濒海战斗舰建造项目受到未来预算削减的威胁之际,“自由”号在南海开展监视任务可能还增强了有关各方对该项目的信心。

  但濒海战斗舰无疑让南海的气氛变得再度紧张起来。去年12月5日中美军舰险些相撞。当时,一艘中国两栖登陆舰停在美国“考本斯”号导弹巡洋舰前方不足100码处,迫使“考本斯”号巡洋舰做出紧急避让措施,避免两舰相撞。而
“考本斯”号导弹巡洋舰出现在南海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中国航母战斗群在南海的训练进行抵近侦察。

  此外,据本报记者了解,日本眼下正考虑进一步帮助菲律宾加强其所谓海洋“专属经济区”的保卫能力,具体包括向菲律宾无偿提供更大吨位、侦察系统更先进的“远海巡逻舰”,免费为菲律宾提供“国际海洋法律”方面的人才培训,免费为菲律宾海岸警备队提升情报分析能力,甚至考虑向菲律宾提供“海洋卫星情报”方面的支持。

  “自由”号去年曾被部署到东南亚长达10个月时间,期间常驻新加坡的樟宜海军基地,并与地区伙伴进行了一系列训练演习,去年12月23日才返回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母港。一位军事专家称,“自由”号所搭载的侦察系统,是美国海军最新的电子侦察系统,可以对南海的海况,中国海军战舰和潜艇的活动规律和特性,以及中国南海建设情况进行全面的搜集,并且准备在需要的时候,出现在南海海域展开作战行动。

  此外,1月初,越南媒体曾报道称,一艘中国海事巡逻船在有争议的西沙群岛附近搜查了一艘越南渔船,并收缴了船上的渔具和捕获的鱼。

  美日印加强在南海的“协同行动”

  但濒海战斗舰无疑让南海的气氛变得再度紧张起来。去年12月5日中美军舰险些相撞。当时,一艘中国两栖登陆舰停在美国“考本斯”号导弹巡洋舰前方不足100码处,迫使“考本斯”号巡洋舰做出紧急避让措施,避免两舰相撞。而“考本斯”号导弹巡洋舰出现在南海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中国航母战斗群在南海的训练进行抵近侦察。

  美国《华盛顿自由灯塔报》称,南海已经成为中国及其周边国家之间的海上战场,因为这里除富含渔业资源之外,据信还蕴藏着丰富的海底石油与天然气储量。(作者:武居玄)

  除派美舰亲自巡逻、纵容菲律宾对抗中国之外,美国还呼吁日本、印度等亚太盟友加强在南海的“协同行动”。

  此外,1月初,越南媒体曾报道称,一艘中国海事巡逻船在有争议的西沙群岛附近搜查了一艘越南渔船,并收缴了船上的渔具和捕获的鱼。

  1月6日,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与印度国防部长安东尼在新德里会面,双方同意加强两国在国防领域的诸多合作。根据协议,日本海上自卫队和印度海军的联合演习将“常规化”,其中包括举行演习的次数、演习的规模和地点。

  美国《华盛顿自由灯塔报》称,南海已经成为中国及其周边国家之间的海上战场,因为这里除富含渔业资源之外,据信还蕴藏着丰富的海底石油与天然气储量。

  近两年来,日本和印度海军先后在印度洋和日本海举行过多次联合军演。在美国的鼓励和支持下,日本海上自卫队和印度海军今年还打算在南海及邻近海域举行多场军事演习。

  原题:《美称南海正变成危险水域》

  此外,日本正积极推动向印度出售US-2海上两栖飞机,有关这一军售项目将在日本举行第二轮谈判。有消息称,日印两国有可能在安倍本月底访问印度时宣布达成此项军事合作。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坦言,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多次呼吁日本加强与盟国的合作。

 

  更值得关注的是,在安倍访问印度时,很可能会继续强调其所倡导的所谓“大亚洲伙伴关系”。2007年安倍第一次担任首相时就曾访问印度,在印度议会发表演讲时他曾呼吁建立所谓的“大亚洲伙伴关系”。但“大亚洲伙伴”中包括印度、日本、美国和澳大利亚,中国被排除在外,其假想对抗目标一目了然。

  责任编辑:张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