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腿老兵,奇怪的爬行少女

图片 1曾林萍右脚底部已严重坏死,露出一个窟窿图片 2曾林萍只能靠父亲背着到医院求医

安徽阜阳有个女孩儿。从出生到现在已经11年了,但还是不会走路,她行走的唯一办法就是爬。小女孩儿不穿鞋,两只脚就套着布袋子,每天都自己在
院子里爬啊爬的,看到这一幕,在广州经商的张恩忍不住了,心地善良的她想要弄明白,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到底是什么吞噬了这个小女孩儿的快乐生活?

图片 3

她先天“畸形足”2公里上学路要爬1个多小时,小学6年从没落下一节课
成绩都是班里前3名。

在院子里爬行的女孩儿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认知,在“马三小”的身体力行中,得以最有力最有效最广泛的传播。河北省井陉县秀林镇马峪村,今年70岁的马三小在太行山中已爬行了18年,他拖着残缺的身体开辟出16片林地,种树1.7万多棵,最粗的树直径达40多厘米。(腾讯大燕网
侯罗鹏图/文)

如今右足严重腐烂须截肢 被10万治疗费难倒

2006年,张恩女士因为业务需要来阜阳看朋友,途经离市区30里外的一个乡镇时。突然,一个怪模怪样的孩子引起了她的注意—一个孩子在院子里爬行。这个女孩儿没有穿鞋,两只脚就套着布袋子。

图片 4

2公里的上学路,别人只要十多分钟就可以步行到,而她却要1个多小时。河源龙川县回龙镇万光村14岁的小女孩曾林萍双脚患有先天性马蹄内翻足,大部分时间,她爬着去上学。

天寒地冻的,这个女孩和一只小狗在坚硬的地上爬行。不时,还用动物一般警惕的目光,盯着不远处的张恩。这个和动物一样爬行的女孩子,深深刺激了张
恩。她赶紧找来朋友一问,这才知道:女孩叫唐晴晴,今年12岁。过去的10来年里,从没人见这孩子站起来过。也没见过她上学,参加过什么社会活动。

马三小20岁时入伍,因败血症退伍回乡,左右腿先后截肢。1971年,马三小被派到农村参加支农活动。当他正在水田里帮老乡插稻子,突然发现右腿上钻进了大半截蚂蟥。毫无经验的他赶紧揪住蚂蟥往外拽,结果,蚂蟥被揪断在了肉里。很快,马三小的腿肿胀起来,经救治,他被诊断为败血症。

今年开学初,曾林萍的右脚又不幸患上了严重的骨髓炎,开始腐烂化脓,足底部已露出了一个大窟窿,如今被疾病折磨的她,再也无法爬着上学。而医院检查后的结果更让人心痛,她的右足已严重腐烂病变须截肢,这需要约10万元手术治疗费。

在漆黑的夜里,要是门吱呀一开,爬出这么个小东西,还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图片 5

“2公里山路,同伴花十多分钟就能到学校,而我却要花1个多小时才能爬完。6年小学我都记不清爬了多少回了,有时双膝或双手被尖石划伤,我就用随身带上的万花油涂一涂,再接着爬,路上经常遗留下我的血迹,但我从未退缩过。”
——曾林萍

看到这一幕的张恩女士走了过去,对女孩儿说:小朋友你可不可以把脚给我看一下。女孩儿很听话,把脚伸给张女士查看。解开布袋的时候,张恩女士看到,她的脚都是断的,那个骨头是凸出来的,一看到女孩儿的腿,张恩女士就哭了出来。

马三小现在天天只能爬着种树,可谁能想到他被截肢前身高有一米八多,篮球打得好,脑子也灵活,是村里最早的一批“万元户”。

昨日,记者在河源市人民医院见到了曾林萍,她告诉记者再也无法爬着上学,只能眼巴巴地每天流着眼泪坐在家门口看着同伴上学。

定睛一看,张女士的心更难受了。只见晴晴的腿,从皮肤到骨头,全是烂的,一块好肉没有,连脚指头都磨掉了,惨不忍睹啊!怎么会弄成这样呢?这当父母的,干吗去啦?

图片 6

她的不幸:

张恩女士的朋友对张恩说,这女孩儿啊,有一个老奶奶,有一个父亲。更奇怪的是,她的爸爸没有结婚。这爬行女孩,难道是个私生女?或者近亲结婚才落得残疾,落得这般光景?再一问,事情更耐人寻味了,一个邻居告诉他们。这孩子是他爸在路上捡来的。

可不曾想命运和马三小开了个大“玩笑”。1985年因患脉管炎右小腿被截肢,为了保住左腿,他四处求医,不仅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还欠下十几万元债务,但仍没有效果。左小腿被截肢后,本以为左腿被截这时就能告一段落,可谁曾想右腿又患上了同样的病。没有了腿,马三小把棺材都准备好了,沉很长一段时间后,马三小突然想起了一句歌词:“咱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越想越觉得不能只唱出来,还要付诸行动。

先天畸形足无法正常行走

爬行女孩晴晴,居然是爸爸从道上捡回来的—这话要是真的,事大了。您想,好端端的,谁会捡个残废孩子回家,一养十好几年呢?难道,晴晴的腿是被捡回
家以后,被迫害断的?想到此处,她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一抬头,正和迎出门的晴晴的养父打了个照面。这一看,张恩更心惊了!这当爸的,眼神怎么这么怪异啊?

图片 7

据女孩父亲曾声古介绍,阿萍2000年出生后,其左右脚就形似镰刀,脚掌和脚背翻转了180度,根本无法正常直立行走,左足病情最为严重。由于家庭贫困和无钱及时医治,随着年龄的增长,左右足已严重弯曲变形。

后来张恩女士和女孩儿的爸爸也聊了一下,女孩儿的爸爸说,因为他自己有癫痫病,所以一直都没有结婚,癫痫病患者,就是羊角风。这病犯起来,随时随地四肢抽筋、口吐白沫,吓人啊!11年前,有一天他上班的时候,看到路边有一个旅行袋。打开一看,发现里头有一个小孩。

为了摘掉一穷二白的面貌,2000年下半年,马三小尝试着刨出了第一个树坑。那一年,他一共栽下37棵杨树,第二年全部成活。“我打算继续种树,将来补贴家用。”马三小说,生命不息,种树不止,“我虽然没了双腿,体力又有限,但如果我每天爬着刨1个坑,1年就是300多个,每年能种不少树。”
看着井陉的这些山,马三小淡淡的说了一个字“爬”!

曾声古称,女儿6岁那年,多次哭着央求父亲带她去上学,虽然距离回龙镇万光小学仅有2000多米,但都是崎岖山路,曾声古只好每天早早起床,将女儿背至学校上课,放学后再背回来。

天降一子啊,他欢天喜地把女孩抱回了家。家里的老娘一听,也乐够戗。可打开包裹里孩子的小棉被一看,娘俩全吓傻了—脚是软的,就像没神经了一样不会动,而且还一个腿粗一个腿细。

图片 8

曾林萍告诉记者,为让自己双足能像同龄人那样直立行走,她在小学就读时,经常偷偷扶着课室墙壁,靠着一只稍微有点力气的右脚练习走路,因而右脚常常被凹凸不平的路面摩擦得血肉模糊。令人惋惜的是,由于练习错误,曾林萍非但没让自己站立起来,右足底部反而出现了伤口感染并患上骨髓炎,从此,曾林萍走路爬行时,只能靠双膝跪地,用双手的力量支撑着,一步一步艰难地挪动身躯。

更厉害的是,只有3个多月大的晴晴,后背上居然长了一个奇怪的大鼓包,这别是怪胎吧。可看看别的还正常。于是,晴晴爸一咬牙,拿出压箱底的钱去医院,把孩子背上的大包割了。可他万万没料到,这一割,出大事了!

马三小双手杵地,双膝同时用力,才能让大半截身子向上挪动;爬到能刨树坑的地方,就坐下来,用镐头一点一点地刨。小点的碎石用手捧出来,大些的石块用撬棍撬松,再掏出来。原来一整天不回家能刨六七个树坑,现在年纪大了,只能一天刨一个。到了傍晚,才能两手反撑着地,身子小心后仰,一点点地从坡上蹭下来。起风了像个土人,下雨了像个泥人。

她的坚强:

去了大包袱的孩子,不但没身轻如燕,反倒不会走路了。起先,家里人以为是孩子发育晚,可等晴晴长到3岁以后,孩子的腿一寸一寸地开始烂掉了,严重的时候她的脚后跟淌水,淌黄水,最后她那小腿都空了。

图片 9

坚持爬2公里上学

娘俩没有钱给她看病,最后那个腿都烂了,脚趾头都掉了,不敢走了,就爬着走了,她小便可能控制不住,便坐哪尿哪。为了防止晴晴溃烂的伤口和地面直接
接触感染。奶奶特意把家里的废布都缝成了袜筒,套在孩子脚上。一年年寒来暑往,袜筒不知磨破了多少双,可袜筒里面那溃烂的伤口不但没好转,反倒更让人胆战
心惊,没过多久,竟然有碎骨从伤口里面流了出来。

每天都是准时清晨5点多钟起床,带上老伴儿包好的干粮,自己驱动着轮椅,背着特制镐头、撬棍等40多斤的工具,行进到没了路的坡下、沟边。下了轮椅,撂下双拐,摘掉假肢,我要用棉套先包住残肢,再戴好手套,这才开始爬着上坡。

“父亲农忙时很辛苦,不仅要下田耕种,还要每天背着我上下学,我不想这样拖累父亲,但也不愿落下任何一门课程。”就这样,曾林萍提前沿着山路双膝跪地,艰难地爬着上学。

听到这些的张恩女士开始明白点儿了,晴晴的爬行不是返祖,是因为腿脚不便,溃烂了。可她的溃烂,似乎跟刚被捡回唐家时,那个被爸爸当即割掉的背后大包有关。那包里,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呢?这个孩子的背后,又有怎样一言难尽的身世呢?

图片 10

“2公里山路,同伴花十多分钟就能到学校,而我却要花1个多小时才能爬完,6年小学我都记不清爬了多少回了,有时双膝或双手被尖石划伤,我就用随身带上的万花油涂一涂,再接着爬,路上经常会留下我的血迹,但我从未退缩过。”曾林萍说,上学求学对于她来说,是件非常快乐的事情,因此,夏季读完小学,她没有落下一节课。

感染截肢,再感染再截肢?

在种树过程中,不仅仅是来自身体上的困难,缺水、少苗、成活率低等也令马三小想到过放弃。在井陉这里种一个树难度还是不小的,这里想要刨一个坑,挖出来的百分八十都是石头,没有土,山上没有水源,马三小得从很远的地方拉来一缸水,可这一缸水也就仅能够浇八棵树。

“女儿在小学就读期间,只要我在外面打散工或外出耕种没时间,她都会坚持自己爬行上学。”曾声古告诉记者,6年的小学生涯,曾林萍多数都靠爬行上学,记得有一次打雷下雨,他正在耕种突然想起女儿自己去上学,当他赶去时,才发现路上满是血迹,女儿那时已拖着双腿用双膝和双手一步步挪到了校门。“看到这个场面时,眼泪忍不住,连忙抱着女儿将其送进课室。”曾声古称,女儿很坚强,有时遇到同学在路上想背她上学时,她会宛然谢绝,坚持自己爬行“走完”自己上学的路,因为生怕自己爬行脏污的双膝会弄脏同学的衣服。

没多久,张恩因为工作需要离开了阜阳,可她心里舍不下这个孩子。转眼是第二年5月,在和朋友闲聊中,张恩忽然听到了一个让她震惊的消息—晴晴要被扔掉!

图片 11

她的收获:

她朋友跟她说,晴晴的养父想把她丢了,用那种牛车,把她拉去赶集,然后想把她扔在路边。晴晴是个苦命

2011年马三小种了345棵毛白杨,可仅成活了5棵,不仅如此,2017年7月19日的一场洪水再次把马三小逼上了绝境,辛辛苦苦种的树就这么被一场洪水冲毁了。图为被洪水冲毁的树苗。

成绩都是班里前3名

孩子。没了养父和奶奶照顾,就她那小身体能扛得了几天呢?闻听此言,疯了一般的张恩连忙赶回阜阳。隐隐的她感觉一个小身影正急切地向她爬了过来。

图片 12

曾声古说,让他感到高兴和欣慰的是,女儿在校学习非常认真,成绩优异,每次考试成绩都在班里前3名内,在曾林萍的房间里贴满了“三好学生”、“好孩子”的奖状。

虎毒不食子,11年的父女情,养父最终没下得了狠手。可张恩明白,爬行女孩的病不能耽误了。她一点点地长大,癫痫的爹,衰弱的奶奶,这个贫困的家庭已经难以照顾她了。得去大医院,给孩子这个怪病去根。

“宁可被打倒,不能被吓倒。毕竟我是当过兵的人,不能被别人说窝囊。”马三小再次拿起工具爬进山种树。18年来马三小好几次摔入深沟,两条大腿都被确诊为骨折并镶入钢板,右手腕摔断,右手小拇指被截肢……可以说刚好了旧伤又添新伤。

今年暑假期间,曾林萍患骨髓炎的右脚突然不时地剧烈疼痛起来,但她不敢告诉父亲。为了缓解疼痛,她经常用双手使劲地抱着厚厚的被子,将头深埋在被子里来减轻疼痛,后来,这一招也不管用了。因为右足伤口感染溃烂,9月本该就读回龙中学初一的她已经无法爬行上学。

于是,张恩去医院了解一下病情。当地的医生都说只能截肢。

图片 13

为治好女儿的疾病,曾声古前日拿着家里仅有的几百元积蓄,带着女儿来到河源市人民医院。经过诊断,该院副院长李志忠告诉记者,曾林萍患骨髓炎的右脚感染已非常严重,脚掌大部分的肌肉已坏死,左脚通过手术可以矫正,但由于缺乏运动,肌肉萎缩,左腿比右腿短了差不多有5厘米。

截去残肢,装上假肢,这在普通人看来是绝对痛苦的事情,但对于唐晴晴而言,可以救她一命,更可以让她上学,这是唯一的选择。不管怎么说,不试,一切都是未知数。怀揣着自己的积蓄,张恩带着晴晴一家向北京进发了。可万没承想,到了那儿,一盆冷水先兜头下来了。

“我现在没有把这个树当树,当成我带的一个兵,是我的战友。”马三小激动地说道。

李志忠说,通过矫正马蹄足,右脚截肢安装假肢的办法,曾林萍以后可以站立并行走,预计手术费和后续治疗费要10万元。

医生说了:晴晴的小腿已经被严重感染,按照惯例不能手术。如果强行手术,即便是截掉残肢,新创口不但难以愈合,甚至可能再次坏死,没用!眼见医治无望,晴晴一家都很消沉。张恩呢,还在强打精神。这孩子既然当年老天没饿死,就肯定有法子救。

图片 14

然而,10万元的手术治疗费,对于原本就一贫如洗的曾家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后来张恩女士就拨了114,随便查了一家医院,简单扼要地给大夫说了一下这个孩子的病情。或许是老天真的开眼了,张恩胡乱拨打的这个电话,正好打到
了北京一家治疗骨髓炎的专科医院,接电话的医生名叫王公奇。听到晴晴的可怜身世。王医生心动了—反正也是死马当做活马医,先来看看吧。

开始的时候马三小种树是为了挣钱,可这么多年,马三小只卖过11棵树,卖树的钱都捐给了汶川灾区。“我身体残疾但心理不残疾,在我有限的生命里,希望大家携起手来,多刨一个坑、多栽一棵树,为森林城市再飞跃、建设美丽中国而拼搏。让世界知道中国残疾人有前途、有希望、有作为。”

她的幸运:

王主任经过了一番检查后,对张女士说:晴晴这种感染,是一种蔓延性的感染,蔓延性的骨髓炎,首先是神经功能不好,走不了路,老是爬着走,爬着走与
地面要摩擦,摩擦以后皮肤破的面积会越来越大,越来越深,深到一定程度,就到骨头上了。到骨头上以后继续再破坏,然后就骨头拖落,越来越少。

众多好心人捐助善款

按医生的话讲:晴晴的爬行怪病,是层层感染,层层影响,最后层层坏死,多米诺骨牌的效应。可最初这病根是怎么落下的呢?说到这,张恩不禁想起了当初,孩子几个月时背后的大包,跟大夫一说—哎呀,莫非是它?

据龙川县回龙镇万光村村民曾水泉介绍,曾林萍的父亲曾声古自幼就是孤儿,也是村里的低保户,他和3个小孩目前还住在泥砖房里,妻子因为难忍贫困离家至今杳无音信。

医学专家王兴义说了,像晴晴这样的是典型的显性脊柱裂,生下来就有明显大的脊柱裂,并且有腰脊膜膨出,这样的孩子生下来就有下肢运动功能障碍,神经感觉功能障碍,大小便管理功能障碍。

曾水泉说,曾声古之前为了给女儿治病,家里已耗尽所有积蓄,而且还欠了不少债务,如今已是家徒四壁。曾水泉称,为了挣钱给妹妹治病,曾林萍今秋本该就读高一的姐姐曾林莲以及就读高三的哥哥曾水林,也都双双辍学外出到东莞打工去了。

这脊柱裂,顾名思义,就是人的脊梁骨,在娘胎里没发育好,错位,漏了。它的危害有多严重?民间流传这样的说法—宁要无脑儿,不要脊柱裂,人一旦
患上这病,一辈子清醒,可一辈子剧痛!晴晴的病根找到了,可怎么治呢?耽误了这么多年,腿都磨光了,还怎么站起来啊?医生再一检查,问题更严峻了—孩子,
已经到了生死线上啦!

不过,让人感到欣喜的是,当地市民和网友获悉曾林萍一家的不幸遭遇后,纷纷行动起来,为曾林萍募捐,截至目前已募捐到2万多元善款。

因为她上边有坐骨的骨髓炎,刀口在这切的话,在感染存在的情况下,它对刀口是非常大的威胁,它会再接着感染,那再接着感染怎么办呢?那还得再截。

看来晴晴的问题,决不仅是截肢那么简单!晴晴的病根,如今在骨髓里,你要截肢,把大小腿骨都截掉,那人就剩下一半了,还能活吗?听闻此事,晴晴的家人心凉了,眼瞅着病菌入侵,孩子难道没救了?就在这时,又一个变故发生了—那个始终跑前跑后的张恩,失踪了。

张恩失踪了

张恩走了?干吗去了?难道这个把爬行女孩的事情整得满城风雨的女人,是为了自己炒作?挣足了名利就提前撤退了?有人开始窃窃私语。而早已把张阿姨当成精神支柱的晴晴,此刻也是度日如年,甚至不愿配合治疗了。这时有人建议:晴晴,你给张阿姨写封信吧,看看她到底在做什么?

晴晴在信上说:我会乖的,我会按时做作业。因为有一次张恩给她布置的作业,她没有完成,张恩说:你这样我就不教你了,现在这里有奶奶照顾你,我就可以回家了,她可能就记在心上了。

原来,张恩此次离去,是为了回家探望老人。看到女孩对自己朝思暮想,她很是感动,连夜赶了回来。张阿姨回来了,晴晴又笑了。可巧,这时医生们也拿出
了最佳治疗方法—他们发现:尽管晴晴的小腿已经烂掉了大段儿,可胫骨上端,可供骨骼生长的骨沟,还是完好的,这就为孩子左腿的再生提供了可能,于是—一个
截骨延长的大胆设想孕育而生了。

王公奇主任说了,这个技术最早是前苏联研究出来的,研究出来以后,一直没有得到更好的临床应用,我们以前应用的病人比晴晴的条

件好,但是我们感觉虽然她的小腿剩下一少半了,但是只要我们严格按照它的原则一步一步去做,还是能给她拉到一般长的。

不截肢,也能让晴晴站起来!这种截骨延长的设想一经提出,立即得到了院长王伟的肯定。为此,医院专门成立研究小组,进行严谨论证。毕竟,那是关系到孩子一辈子的幸福啊。

王主任说:第一个问题,脊柱裂引起神经功能障碍的骨,能不能做骨延长手术,国际上我查了很多文献,都没有指出来,都没有报道;第二点,在严重存在骨
髓炎的时候,能不能做骨延长手术,在医学文献上都认为是不能的,也就是说,要等骨髓炎完全治好后六个月,或者是骨髓炎基本安定了稳定了再做骨延长手术。

医生是打算把晴晴的小腿像拉橡皮筋一样抻长,通过骨膜保护,培养,循序渐进,一点一点接出一条新腿来,就跟用树皮包着培养小树似的。可在5个厘米的
范围之内,要延长出17.6个厘米,这个时候血管、神经、肌肉、皮肤都要同步生长,如果说血管发生了断裂,这个下肢从这里开始,血液都没有了,整个下肢都
要坏死掉了,如果拉下来,大量的软组织都迂曲到这了,老百姓话说都窝到这了,血管当迂曲到一定角度的时候,它血流也会中断的,导致组织全部坏死掉,导致整
个脚坏死掉,风险很大。

老话讲伤筋动骨一百天,一般的骨折还要休养两三个月,何况是让一段不足5厘米的腿骨硬生生长出17厘米还多,这无异于再造一条腿啊!更要命的是—晴晴的左脚跟部已经完全缺失,腿骨即使延长成功,那到底怎么样才能跟脚连在一块,让孩子踏踏实实走路呢?

她的这两个骨头都没有了,尝试着把胫骨放到中足骨上行不行呢,从力学上生理学上考虑也是可以的,所以医生们就设计了把胫骨拉下来和中足骨融合到一
块,这样能增加它的受力面积,能达到行走的目的。虽然听起来挺简单,但是在医学上从来也没有人这样做过,也没有报道过,也没有人尝试过。

在经历了300多天的治疗之后,晴晴终于迎来了生命中的第一次站立,爬行女孩站起来了,她觉得自己的世界忽然变得更高更远了,一个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愿望,也随之美梦成真了。

晴晴的整个治疗过程,历时300多天,好心人张恩女士始终相伴左右,亲如母亲。社会各界捐助善款5万余元,不足的款项北京骨髓炎医院也全额承担了,根据最新科技文献记载,治疗组在此次手术中创造了4项世界纪录。

爬行女孩晴晴,终于站了起来,还上了长城,成了好汉。这是古时候扁鹊都不敢想象的奇迹,创造这个奇迹的是医生,也是对她恩重如山的养父、奶奶、和善良的张恩阿姨。人,走道kao两腿,人生的希望呢?kao两样—科学和仁爱啊。还得跟准爸爸、准妈妈们提个醒,预防孩子脊柱裂,最关键的是怀孕期间多补充叶酸,别忘啦。